军表(抗战胜利纪念手表) 编辑

军表是指适合军事用途的特殊手表。军表一般都是制作精美,粗犷的外形,防水能力好,还有坚硬的金属外壳,耐用特性等。军表通常以兵种,军阶等分类,各兵种和军阶可能会使用不同的军表。
现代军表多是根据制式军表改动的版本,通过表厂和军队合作推出,或根据以往表款重新设计的复刻版本。这类腕表也就是我们常见的户外军表了,他们保留了军表粗犷硬朗的外表以及,并且由于重新定制的原因,更具有观赏价值。
中文名
军表
外文名
 army style watch
类    型
实物
类    别
手表

军表简介

编辑

   抗战胜利纪念手表, 军表曾经是表迷们最不屑一顾的品种。军表热实际是国际上八十年代末钟表收藏潮的副产物。随着收藏钟表越来越流行,许多外围的表迷也跃跃欲试,无奈羞涩,只能找些低价位的表过过瘾,于是军表以较大的存世量,较多的品牌和较低的价格成为新一轮收藏的热点。

银海军表

编辑

   军表曾经是所有表迷们最不屑一顾的品种。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上海旧表店里的美鲁美诺斯军表为满足客户穿着正装或出席正规场合时佩戴军表的要求,于2011年隆重推出“银海3152”特别纪念款,并首次在我们中国进行首发,具有极高的收藏价值!国军表几十块钱一只都没有人买,在越南、菲律宾、缅甸,用一包蹩脚香烟就能换回一只黑面军表,仅有个别奥米茄、浪琴等有名的牌子才卖到百元左右。了九十年代,形势急转直下,军表突然成了表迷们热衷收藏的题材。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在这股风潮吹到国内前夕,港商、日商已捷足先登,抢去了上海、广州、北京等地存量极大的“美军剩余物资”,已经不容易见到有保存状况完好的四十年代的军表了。其实,军表大多是批量很大的军方订货,而且要求手表工艺必需简单,便于维修;零件要通用,以降低保养费用;装饰要取消,机芯往往粗糙如半成品;成本要低廉,较多采用铜合金、镍合金壳;要经撞经摔,外形笨重难看。加上军人大多不会精心保护手表,所以流传至今,都是斑驳陈旧。军表热实际是国际上八十年代末钟表收藏潮的副产物。随着收藏钟表越来越流行,许多外国围的表迷也跃跃欲试,无奈羞涩,只能找些低价位的表过过瘾,于是军表以较大的存世量,较多的品牌和较低的价格成为新一轮收藏的热点。这里面以国别区分介绍几个军表中的精品。

---采用银与黑主流色系搭配,营造出一种特有的高贵感,是时下世界级名表均采用的工艺与设计美学 ---当军用品质和时尚美学完美结合即诞生一款经典,那即是鲁美诺斯--3152 ---鲁美诺斯军表所有零部件均为瑞士原厂制造并瑞士组装(很多品牌手表虽为瑞士制造但组装是由其他劳动力更为便宜的国家代为完成,而手表组装这个环节恰恰决定了手表的品质) ---美军为鲁美诺斯最大采购方,美军历来对采购产品质量要求极其严格,俗话说:获得美军采购难度之大,不亚于只身一人登顶珠峰,但这一切鲁美诺斯做到了 ---银色主体配黑色碳纤维表盘、200米深度防水、表盘显示为25年自发光、316L精钢表带及表壳、碳纤维防磨手表外盘、防刮矿物玻璃镜面、瑞士RONDA 515 Berliget机芯、海豹授权刻字、碳纤维表盒、附送潜水专用表带、两年保修

各国军表区别

编辑

中国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新中国第一块军表始于60年代,1965年上海军表厂在自己现有技术的基础上借鉴瑞士劳力士日历表自主开发出日历/防震军表,填补了我国军表史上的一项技术空白。它曾配发给部队高级首长佩戴(肖克、李德生将军均在配发之列)。这款表因当时军表未量产,为满足社会需求,上海手表厂联手当时新成立的北京军戎公司曾小批量被投放市场销售,这应该算是新中国最早列装的军表,敬爱的周总理不是军人,故未在配之列。但周总理很支持国表,他曾对厂里的员工说,让我来为您们做宣传吧!于是总理自己出钱买了一只军表,总理很喜欢这款军表,一直到他逝世也没有摘下。在总理的遗体快要火化时,火葬工人偶然发现总理的手腕上还带着这款军表,觉得是总理的遗物,把它摘了下来。此表保存在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里,收藏界称此表为“总理表”。
   1962年5月,根据当时空军司令部的要求首先为飞行表演大队研制飞行员专用飞行码表,承担这项试制的是原“天津军表厂”,至1963年12月,试装成品表32只。1964年1月,修改图纸、调整工艺后进行第三批试制,1965年10月试装出成品表100只。到了1965年10月,“304”中国第一代航空表的测试意见出台,顺利通过走时精度、测时、高低温、动、防磁、防潮、快慢针拨校、上条拨针启动质量、冲击等重要指标检测。因此,这款表收藏界称它为“天津1963飞行码表”。该表是我国自行研制成功的第一批飞行码表,填补了我国军表史上的一项技术空白。
   1978年,XXX表厂在自产机心基础上继续接受中央军委委托生产军用军表,型号为1120型(上海牌1120型军表分为军用和民用两种,军用1120型的表盘上有印刷体“军用”两字)。XX牌1120型设计合理,机心精细打磨,具有较高质量。此表参加了自卫还击战,也是配发到团一级干部。特种作战部队可破例(如侦察部队等)配发至排一级。自卫还击战后,两山(老山、者阴山)保卫战时曾作为奖励战士的奖品。1985年停产。前后共生产不到4万块。因战时损耗较大,所以收藏家为之追捧。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美国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美国的军表以怀表多见,品牌有英格索尔、格林恩等,一些特殊的部队也订购较稀有的手表,如为信号兵订购的带金属网盖的奥米茄瓷面手表、为军官订购的泽尼特带金属盖的瓷面表等。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为美军生产过表的厂家有十来家,尽管品牌、型号繁杂,但已有很严格的规范标志,如最流行的A-17系列陆军航空队用表背面就有八行铭文,由上而下依次为(1)系列型号,(2)军方编号,(3)生产零件编号,(4)生产商系列编号,(5)军方订货号,(6)军方零件库存号,(7)生产商名称,(8)使用部队称号。行家只需要看上一眼就可分出优劣,大凡汉弥尔顿、格林恩、宝路华、爱尔近、华尔生等美国品牌军表都是普通货;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只有空军、侦察兵、工兵、海军潜水艇部队、雷达兵的专用表是奥米茄、浪琴、摩凡陀、雅典等名牌。
   战后,军表的素质随着武器现代化迅速发展而更新。美国海军在1961年向当时还默默无闻地勃朗班订购了自动上链潜水上表,它们的高素质高精度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美国空军则采购了格利辛机械闹表,这已经成为军表中的精品。只有陆军的表越来越便宜,而且都交由专业军械生产商提供,如马拉松等公司。沙漠风暴之后美国又流行军表热,不少为作战需要专门定制的轻质合地维壳、防沙、防反光、强夜光的“沙漠风暴”表流入表市,引起一阵轰动。

英国

   英国军表上都有一个箭头符号,它从十七世纪起就是英国国家财产标志,以后专门用来标志军用物资。二十世纪二十年代之前英军较多采用似美国的表背铭文,如6B表示皇家空军轰炸机兵种专用表、WIO是地面部队表、WWW是防水表的标记。
   英军的素质一向较高,除了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订购过美国的汉弥尔顿等廉价货外,其它都是些鼎鼎名牌:陆军的摩凡陀、史密斯、维尔泰克斯、浪琴、奥米茄、海军的IWC、精工等等。英国军表中最不寻常的是海军的劳力士潜水者和空军的莱马尼亚名式计时秒表,在二手市场上都能以2000美元以上成交,而且已很少见,行情年年看涨。

德国

   德国人最爱用本国货。第一次世界大战时德国钟表业尚不成熟,军表多用泽尼特、依铁纳等现成的产品。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起德军在国内表厂订购了大量高素质的军表,主要品牌有格拉斯许滕、强汉斯等,陆军常用简单型,海军多采用加固的防水型,空军都是计时秒表,特种部队如侦察机驾驶员的大表盘夜光表是朗盖公司生产的,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1945年后,东德延用战前的格拉斯许滕军表。西德则采购了辛恩、杜蒂玛等钛壳职业军表,而其空军较多用豪华和波尔舍设计的IWC,后两者又是北约空军的常规用表。德国的辛恩公司是仅有的专门生产军表的公司,其普通产品也都符合军用标准,而且计时秒表比例较大,很多还使用了轻质坚硬的钛壳。冷战结束后,辛恩的市场也从军用品转向公众,在日本、美国、德国它都有自己的品牌俱乐部,在年轻消费者中声望很高。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1940年,朗坤和万国(Iwc)、朗格(A.Lange&soehne)、斯托华(Stowa)、万普(Wempe)这5家制表厂共同参与了B-uhr计划。b-uhr是德语Beobachtungsuhr的简写,"观测表"之意。其主要特点是:精准度高,读认性好。因参与B-uhr计划在二战期间名声大噪的朗坤,其独创的标有阿拉伯数字的内外环无反光亚黑色表面及热蓝钢荧光指针,已成为现代飞行员表的标志设计。2000年朗坤为纪念公司成立75周年推出的拥有原装机芯、表壳55mm的飞行员复刻珍藏限量系列,更是成了发烧级表友竞相争购的款式。此外,朗坤还推出了全球限量20支典藏导航怀表,它全部使用非常稀缺的二战期间的老机芯和老镀铑镍铜表壳制成,特别的背透设计可欣赏到1945年就已停产的原版机芯,其精致的外观与饱含的历史意义令人叹为观止。朗坤还为德国现役部队专门定制了特种部队系列腕表,其出色的性能足以应对各种严酷的野外环境,加之强悍硬朗的设计,成就了这款展现朗坤专业军表品质的大器之作。

法国

   法国军表品种最少。收藏军表的人都会发现有一些刻有法军字样的表外观没有品牌标志,机芯上也是光光的找铭文,仅有X X 型等文字,据说早期法国军表定下型号设计后同时交给几家公司包办了各型航空计时秒 表,也兼产些常规型陆军表,品质较高,均属收藏家寻觅的上品。法国海军有一个考麦克斯潜水实验室,专门从事深海作业的尝试和探索,他们和劳力士合作采用特制的蚝式潜水者型表作为工作用表,这批背面刻有考麦斯的劳力士已是拍卖场上的重头戏。
    X X 型航空表是带有即时复零再起动功能(俗称飞返)的计时秒表,它的制造商除唱主角的道当那表,还有稀有的维克萨和赫赫有名的布雷盖,其中布雷盖专供海军航空兵中的特别部队使用,可能因为他们驾驶的是达索.布雷盖公司的幻影战机。这已成为表王传经历中的一个小插曲,而且已被布雷盖复制后于1995年投放市场。

日本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日本军表的品牌仅有精工一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陆军的表为短秒大冠手上链精工表,表盘上有粗大的黑数字,十二点位处还有一五角星,恐怕中国经过抗战的老人也认得出,不少日本迷还专程来东北寻找这种旧表。日本海军用表的些像浪琴的威姆斯:大大的球形冠、双圈刻度表盘、夜光数字及指针,螺丝纹边缘,当然也是精工的。另外,还有一种标有“民族”字样的防水表也是精工产的海军表。当时的空军表和海军表很相象,其中很多都采用横置表盘(表冠处为十二点),表盘上有“航空时计、精工舍”字样。
   战后日本自卫队的军表也都是精工的,其中最稀有的是一种专供海上自卫队使用的带旋转外圈的机械单钮及秒表,即有一保计时按钮可使秒地起动、暂停、回零。该表壳内刻有军舰的编号,现存的很少。

苏联

    苏联军表是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苏联解体后风行全球的军表藏品,按产地和种类可发为:募斯科第一表厂生产的飞行牌计时秒表;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切斯托波尔表厂生产的东方牌军表;莫斯科第二表厂生产的光荣牌自动上链军表;莎马拉表厂的胜利牌军表。其中飞行牌计时秒表是仿制Valjoux 7734的机芯,军表用均为海、空军或宇航、火箭部队使用,早期的表在九点位有一表冠可用来旋转表内圈。此种表常以文字或图形标明军队种类,如战舰、锚表示海军、机翼表示空军,米格29或米格31字样表示所配的机种,不过由于这类表在西方很热门,以至老样新工的不少,须看仔细才是。东方表是最常见的苏联军表,采用手上链17钻芯或自动上链21钻芯,表盘亦有各种图案。东方表以带旋转外圈、旋入式表冠的防水军表多见,比较有特色的是表冠位于二点位、四点位的潜水表,特别是有款表冠在二点位的女式海军表外观清秀、工艺稍好,是最热门的品种。光荣牌表的自动芯曾在德国的检测中荣获佳绩。但军表种类很少,大多是厂商为满足收藏爱好者的臆造。胜利表中最有特色的外圈带有可旋转日历表的手上链表,该有也被苏联军队采用改制成军表。

意大利

   意大利是古典复杂功能表的最大市场之一, 意大利人对钟表的感情在军表上也是表露无余。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意大利海军就通过著名的潜水用品专营商鲁米诺.帕内莱到劳力公司订购有阀门式橡皮垫圈防水表冠的特制潜水表,此表现在已是劳力士中的极品,连拍卖会上也极少见到。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的意大利人依然我行我素,在订购空军表时毅然采用了埃伯哈德的计时秒表。曾在一本日本的钟表杂志上看到此表的照表,制作非常精美,不在布莱特灵之下,而该杂志在价格一栏则写上“不明”两字。

加拿大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加拿大军表存世量也不少,尤其是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朝鲜战争后,有一批加拿大空军丢弃的军表留在亚洲,甚至在上海曾有朋友以350元价格买进过一只表盘标有RCAF的军表,打开后盖见内机刻有华尔生字样,素质一般,价格也还公道。不久后他又买进一只同样表盘文字外形也相差无几的RCAF,只花了200元,表壳镀铬稍有脱落,但也算完整,打开后盖内芯上居然是奥米茄的大名!这就是收藏军表的诱人之处:到处藏龙卧虎,就看你识不识了。
   另有一款光面的军用计时秒表,二点位单按扭、手上链。表背刻有RCAF及一大串不知所云的字母和编号,并有英国空军的记号。这是在某处加拿大和英国共有的空军基地使用的军表,机芯署名为布莱特灵,五十年代的货,极罕见。

捷克

   东欧国家的制表业并不发达,军表也都不特别定制,而是购入现成的国产品。然而,看到一只捷克空军的专用表,不禁令人耳目全新:那是一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的宇宙“空中Compax”计时秒表,顾名思义,那是专供飞行员使用的航空表。但该表还经过特别改进——可旋转24小时外圈,白底粗黑字表盘、夜光指针和时刻标记。看来这是捷克空军向宇宙特别定购的,所以价格也在2000美元以上,毕竟是物以稀为贵。
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手表
   秘鲁空军有位收藏家一语道破天机:不少并不富裕的小国的空军、海军却采用规格高的惊人的军表,这是因为那些部队的头头往往是国家最高层人物的亲信,戴个好点的工作用表算得了什么?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秘鲁空军向劳力士订购了许多戴托那计时秒表作为空军用表专供给高级军官使用,虽然都是钢壳皮带或钢带的款式,但从素质上来说可能是空前绝后的高级军表,在日本旧表市场上的卖价已高达100万日元以上。用劳力士作军表可谓奢侈至极,而用戴托那作军表其背后的故事一定很动人。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