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濛 编辑

王濛(309年-347年),字仲祖,小字阿奴,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人。东晋名士、外戚。深得辅政的会稽王司马昱倚重,官至司徒左长史。
本    名
王濛
别    称
光禄大夫
字    号
字仲祖,小字阿奴
所处时代
东晋
出生地
太原晋阳(今山西太原)人
出生时间
309年
去世时间
永和三年(347年)

人物生平

编辑
王濛年轻时放荡不羁,至后期才开始克己励行,从而获得风雅潇洒的美好名声。王濛与刘惔齐名,并且是好朋友,二人互相称许。当时的人以刘惔比为荀粲;王濛比为袁涣,并成当时风雅潇洒名士的典范。
王濛初任司徒王导的掾。当时王导要任用苏峻降将匡术的弟弟匡孝,王濛写书给王导暗指匡孝是小人,又称文臣武将泾渭分明,不能混在一起,这会有亏清穆之风。但王导不答。王濛后外出至长山县任县令,后来又再被召任为司徒左西属。但王濛以掾属之职一但出了过错受到讉责,就要受杖刑,故一直辞让,即使朝廷下诏暂停杖刑处罚仍然不就。后迁中书郎。
会稽王司马昱曾与孙绰品评风流名士,王濛亦在其列。至永和元年(345年),司马昱受录尚书六条事辅政,就倚重了王濛和刘惔,俱为入室之宾。后转司徒左长史。后来东阳太守山遐去世,王濛向司马昱请求任东阳太守,说:“得山遐严厉的为政作风荫藉,我可让当地和谐安定。”但司马昱没有答应。
永和三年(347年),王濛去世[1]  ,享年三十九岁。其女王穆之被立为皇后,被追赠光禄大夫[2]  。

性格特征

编辑
王濛侍奉其母十分恭谨。
王濛的奉禄和资产,自己享受的其实不多,常居俭素;喜怒不形于色,不拘细节,故此以清廉俭约见称。
王濛好饮茶。[3] 
王濛擅长隶书和章草[1]  ,亦能画画,后世称其为“丹青甚妙,颇希高远”[4]  。
王濛性格平和舒畅,亦能清谈,谈道时旨在意义,简洁而有重点。[5] 
王濛注重仪表,每次照镜时都对镜中的自己说:“王文开(王讷字)怎么能生了这样的儿子。”[6] 
戴逵十多岁时在瓦官寺画画,王濛看后就说:“这小孩不是普通会画画的人,日后一定会成为著名人物;可惜我年纪太大,等不到看他最巅峰的时期。”最终戴逵果然成为书画名家。[7] 

人物逸事

编辑
王濛一次听到外族语言,因听不明白就一面茫然,于是说:“假若介葛卢来朝,定必听得懂这语言。”介葛卢是春秋时介国的国君,连牛鸣叫也能听出意思。
一次王濛与刘惔同席而坐,王濛喝得痛快时跳起舞来,刘惔说:“阿奴你今日比得上昔日向子期 的任率呀。”

王濛与水厄王濛与水厄

一年冬天,王濛到尚书省见王洽,当时外有积雪,王濛在门外下车,穿着公服步入,王洽遥遥望见王濛,叹道:“此不复似世中人!”[8]   。
王濛是晋代人,官至司徒长史,他特别喜欢茶,不仅自己一日数次地喝茶,而且,有客人来,便一定要客同饮。当时,士大夫中还多不习惯于饮茶。因此,去王濛家时,大家总有些害怕,每次临行前,就戏称"今日有水厄"。   事见《世说新语》:"王濛好饮茶,人至辄命饮之,士大夫皆患之,每欲往候,必云今日有水厄"。

历史评论

编辑
支遁称赞王濛“轩轩韶举”
刘惔:“性至通,而自然有节。”
谢安:“王长史语甚不多,可谓有令音。”
孙绰评王濛“温润恬和”。

王濛后代

编辑

子女

王脩,王濛子,官至著作郎、琅邪王文学。早卒
王蕴,王濛子,东晋外戚,官至镇军将军、都督浙江东五郡军事、会稽内史。
王穆之,王濛女,晋哀帝皇后。

孙儿

王华,王蕴长子,早卒。
王恭,王蕴次子,官至前将军,兖、青二州刺史。后两度举兵先后讨伐王国宝及司马尚之兄弟,兵败被杀。
王熙,王蕴子,太子洗马,娶鄱阳公主。
王履,王蕴子。
王爽,王蕴子,官至侍中。后参与王恭起兵,王恭兵败后被诛杀。
王法慧,王蕴女,晋孝武帝皇后。

史书记载

编辑
《晋书 卷九十三 列传第六十三 外戚》
王濛,字仲祖,哀靖皇后父也。曾祖黯,历位尚书。祖佑,北军中候。父讷,新淦令。濛少时放纵不羁,不为乡曲所齿,晚节始克己励行,有风流美誉,虚己应物,恕而后行,莫不敬爱焉。事诸母甚谨,奉禄资产常推厚居薄,喜愠不形于色,不修小洁,而以清约见称。善隶书。美姿容,尝览镜自照,称其父字曰:“王文开生如此儿邪!”居贫,帽败,自入市买之,妪悦其貌,遗以新帽,时人以为达。与沛国刘惔齐名友善,惔常称濛性至通,而自然有节,濛每云:“刘君知我,胜我自知。”时人以惔方荀奉倩,濛比袁曜卿,凡称风流者,举濛、惔为宗焉。斋苄Ⅲ司徒王导辟为掾。导复引匡术弟孝,濛致笺于导曰:“开国承家,小人勿用。杖德义以尹天下,方将澄清彝伦,崇重名器。夫军国殊用,文武异容,岂可令泾渭混流,亏清穆之风,以允答具瞻,仪形海内!”导不答。后出补长山令,复为司徒左西属。濛以此职有谴则应受杖,固辞。诏为停罚,犹不就。徙中书郎。斋风流简文帝之为会稽王也,尝与孙绰商略诸风流人,绰言曰:“刘惔清蔚简令,王濛温润恬和,桓温高爽迈出。谢尚清易令达,而濛性和畅,能言理,辞简而有会。”及简文帝辅政,益贵幸之,与刘惔号为入室之宾。转司徒左长史。晚求为东阳,不许。及濛病,乃恨不用之。濛闻之曰:“人言会稽王痴,竟痴也!”疾渐笃,于灯下转麈尾视之,叹曰:“如此人曾不得四十也!”年三十九卒。临殡,刘惔以犀杷麈尾置棺中,因恸绝久之。谢安亦常称濛云:“王长史语甚不多,可谓有令音。”有二子:修、蕴。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