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僧虔 编辑

王僧虔是南朝齐著名的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通文史,精音律。少即善书,得家传,工隶、行、草书。宋文帝刘义隆见其书素扇,遂感叹:“非唯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宋孝武帝(刘骏)欲擅书名,僧虔不敢表现其能,常用拙笔写字,以此见容。入齐,书名尤盛,所谓“雄发齐代”。齐太祖(萧道成)亦善书,笃好不已,尝与僧虔睹书,书毕,问道:“谁为第一?”僧虔答道:“臣书臣中第一,陛下书帝中第一。”太祖大笑说:“卿可谓善自为谋矣。”(事见《书断》 )梁武帝(萧衍)曾评其书“如王、谢家子弟,纵复不端正,奕奕皆有一种风流气骨”(《古今书人优劣评》)。有《王琰帖》、《御史帖》、《陈情帖》等书迹传世。另着有《书赋》、《论书》、《笔意赞》等书论行世。《论书》和《笔意赞》是王僧虔的代表论着,在中国书论史上亦占有重要地位。

中文名:王僧虔中文名:王僧虔
籍贯:山西出生地:临沂
性别:民族:汉族
国籍:南朝出生年月:公元426年
去世年月:公元485年职业:文学 南朝齐著名的书法家和书法理论家
代表作品:有《王琰帖》 、 《御史帖》 、 《陈情帖》等书迹传世。另著有《书赋》 、 《论书》 、 《笔意赞》等书论行世。《论书》和《笔意赞》是王僧虔的代表论著,在中国书论史上亦占有重要地位。

人物简介

编辑
王僧虔王僧虔图册

王僧虔,琅琊临沂人。南朝齐书法家。字简穆,王羲之四世族孙。官至尚书令。喜文史,善音律,工真、行书。书承祖法, 丰厚淳朴而有骨力。 《齐书》本传称:“僧虔善隶楷书, 宋文帝见其书素扇,叹曰:‘非惟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唐代张怀瓘《书断》称:“祖述小王,尤尚古直,若溪涧含冰, 冈峦被雪, 虽极清肃,而寡于风味。”窦臮《述书赋》称其书:“致丰富,得能失刚。鼓怒骏爽,阻负任强。然而神高气全,耿介锋芒。发卷伸纸,满目辉光。”墨迹有《王琰帖》。着有《论书》等

人物生平

编辑

幼年经历

在王僧虔孩童时,其父王昙首,和兄弟一同把子孙集合在一起,任凭他们游戏欢乐。王僧达跳到地上作小老虎。当时王僧虔连续下棋十二盘,既不坠落,也不重作。王僧绰采蜡烛珠做成凤凰,王僧达夺过来把它打坏,也并不惋惜。伯父王弘叹息说:“僧达俊爽,当不亚于别人,然而使我家破亡的,终究也是这孩子。僧虔一定会成为三公,僧绰当会以名声受到赞美。”有人说王僧虔采烛珠做成凤凰,王弘称他为长者。

声名初显

王僧虔二十岁时,很擅长隶书,宋文帝见到了他书写的素扇赞叹说:“不仅仅是笔迹超过子敬,而且典雅的风度也在他以上。”他当了太子舍人,退避沉默,很少交际。他和袁淑、谢庄要好,袁淑常常为他慨叹说:“您文情鸿丽,学养深厚,却掩藏光辉,使人不能窥见,即使是魏阳元的射箭,王汝南的骑马,也无法超过。”调任司徒左西属。

其兄王僧绰被刘劭杀害后,亲友们都劝他逃走,王僧虔哭着说:“我哥哥以忠贞报效国家,对我十分慈爱,现在的事情,只是苦于不能株连到我罢了

王僧虔王僧虔


。如果同归于九泉之下,倒像是飞升成仙了。”

宋孝武帝初年,王僧虔出京为武陵太守,带去了各个儿子、侄子,哥哥的儿子王俭中途得病,王僧虔为他废寝忘食,同行的宾客对他进行慰问开导。王僧虔说:“从前马援处在子侄之间,情意一样深厚没有区别。邓攸对于弟弟的儿子,更超过自己的亲生,我实在也怀着同样的心情,的确不异于古人。亡兄的后代,不能疏忽,如果这个孩子不能救治,就应当回舟辞职。”还朝后担任中书郎,又调任太子中庶子。

拙笔自保

宋孝武帝有心在书法界获得名誉,王僧虔便不敢显露自己的墨迹。大明年间,他常常故意用拙笔书写,因此才得到孝武帝的容留。后来王僧虔出任豫章王刘子尚的抚军长史,迁散骑常侍,又任新安王刘子鸾的北中郎长史、南东海太守,行南徐州事,这两个藩王都是宋孝武帝疼爱的儿子。

不久,王僧虔迁豫章内史。入朝任侍中,迁任御史中丞,领骁骑将军。世家大族向来大多不任中央官长,王氏的分枝居住在乌衣巷一带的,官位也都有所减降,僧虔做此官后,说:“这本是乌衣诸郎坐的地方,如今我也可以试试了。”后来又去做侍中,领屯骑校尉。泰始年间,出任辅国将军、吴兴太守,待遇等级相当于二千石。王献之擅长书法,曾在吴兴郡任职,后来王僧虔擅长书法,也来吴兴任职,这事成为美谈。

后来王僧虔又移任会稽太守,待遇还是两千石,将军之职也仍旧。中书舍人阮佃夫家在会稽,请假回来家中。王僧虔的宾客们考虑到佃夫在朝廷正当大红大紫的时候,劝僧虔应该加礼接待他。王僧虔说:“我的为人有自己一贯操守,岂能曲意奉承此辈人物?如果他要对我表示不满,我便拂衣而去就是了。”后来阮佃夫果然在宋明帝跟前说了王僧虔的坏话,让御史中丞孙敻奏劾说:“王僧虔以前在吴兴任上,就有过许多错误行为,现经调查在他到会稽上任后,凡用功曹五官主簿以至二礼吏署三传及收留的弟子,总共有四百四十八人。又允许民人何系先等一百一十家为旧门。应责承当地州里核实予以削减。”王僧虔因此而被免去官职。

不久,王僧虔以白衣的资格兼任侍中,出监吴郡太守,又迁任使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建武将军、行湘州事,继而转任辅国将军、湘州刺史。在他所任职的地方,人们都称道他的宽惠。巴峡一带的流民很多跑到湘州境内,王僧虔便上表请求朝廷把益阳、罗、湘西三县沿江一带的人民划分出来,成立湘阴县,获得批准。

王檀之辩

元徽年间,王僧虔升任吏部尚书。高平檀珪罢了沅南县令之职,王僧虔让他做征北板行参军。他向王僧虔请求增加俸禄没获允许,便给王僧虔写信说:“五常之始,文武是首先因素,文可以经天纬地,武可以拨乱定国。我们家族虽然在文上头已经不行了,但武上头正是发达时期。我们家族的姑叔中,有三人和皇室有婚姻关系,我的祖辈和兄弟行中,也是二世为国献身,然而竟致于子侄饿死于乡间野地。去冬今春,连连接到两次指示,我既然朝中无人帮我说话,便只能屡次遭受跌降。四五个月来,我上书了十二次,上访了六七回,不仅不蒙照顾,反而更加困顿。既然所有的事物都有个公平原则,那么就不应只叫一个人受苦;我忍饥挨饿已经很久了,饥虎饿麟,如果不发威发急,谁会给它们食物呢?可是我去年请求做豫章丞,被马超争去了;今年被安排到南昌县,又让史偃夺去了。这两个人只不过靠着其上人的勋荫被提拔而已,有什么长处能胜过我?如果是由于贫富的差别而剥夺了我,那我自然是不如他们。然而我现在虽然孤微,但祖上以来也是累世国士,婚姻官位,也不比谁差多少。尚书同堂姊是江夏王妃,檀珪的同堂姑为南谯王妃;尚书的夫人是江夏王女儿,檀珪的祖姑乃是长沙景王之嫔;尚书的伯父曾任职江州,檀珪的祖父也曾任职江州;尚书的从兄初登官为后军参军,檀珪的父亲一起家就做中军参军。我和尚书,虽然人地悬远,但说到家族婚宦,则没什么区别。如今虽然我和你一个困顿一个通达,但我们还属于同一性质的人物,尚书你何必让我过不去呢?泰始初年,天下叛逆蜂起,我们一门二代,都是舍生忘死保卫主上的,这样的殊勋异绩,不能破格提拔也就罢了,为什么连正常的晋升渠道也被压抑了呢?”

王僧虔回信说:“征北板行参军这职位近年来还是个好缺儿,殷主簿就是由此府进入高位的,后来何仪曹代替殷主簿,也没听说他叫苦。您长期委屈,想一下子越级提拔,也是不容易的。您家祖、兄在泰始初勤苦了十年,尚没得到当时的封赏,而现在要求兑现,也是很难如愿的。我和您素无怨憾,为什么要和您过不去呢?相反,我还是想帮助您的呢。”

檀珪又写信来说:“当年荀公达是汉代的功臣,而晋武帝还为他玄孙封爵。夏侯惇是魏代的勋佐,晋初也就提拔了他的孙子,给予封赏。羊叔子由于在晋泰始年间献计伐吴,到了咸宁末年,也被褒宠,封赏了他的兄子。卞望之在咸和初年为国捐躯,至兴宁末年,还被提高礼节待遇等级,子孙被加官。蜀郡主簿田混,黄初末年为故君之难而死,咸康年间才提拔他的子孙。这些似乎都不是因为世代久远而被弃置,也不是因为年头疏隔而遗忘。檀珪我什么样的灾病都碰上了,真是造化罕比,多次有亲属丧命无力下葬,一家近百口度日维艰,存亡难保,我原不过只希求一点点俸禄,无意于高官显荣。自古以来就有沐食侯,近代也有王官。而府佐并非沐食之职,参军也不合王官之称。我自谓不是个笨蛋,因而羞于被挂起来不被实用。殷、何二人,一个和府主关系特别好,一个是有朝廷意旨,怎么可以和一般常人相提并论。假如让我就任此职,尚书您能转任我为郎官么?如果我每天能得五升禄米,我也就可以心安理得干下去了。”王僧虔于是任用檀珪为安城郡丞。

留心雅乐

王僧虔不久加官散骑常侍,转任右仆射。

升明元年(477年),迁任尚书仆射,不久转任中书令,左仆射。升明二年,任尚书令。僧虔喜爱文史,精通音律,当时正是太祖(萧道成)辅政,王僧虔看到朝廷礼乐多与正统典范不合,民间又竞造新声杂曲,便上表说:“悬钟等乐器,应该发挥雅正的功能,而凯容之礼制,应当依照八佾的仪式。如今皇家乐舞,音乐和服饰都不正确。另外歌与钟都一样随便,只求和女乐和谐,其实是注重歌唱,这样钟便失去了雅乐乐器的意义了。大明年间,便开始用悬钟来配合《革卑》、《拂》,虽然节奏相合,但其功能已经和《雅》乐意义相背,将来的知音者,恐怕要有圣世之讥了。如果认为钟和舞已配合和谐了,虽然和一向的规矩不同,但可以另立歌钟,不依旧例。那么四县所演奏的乐舞,也应谨依《雅》的规范,这样即义沿理,大体还说得通。又,现在的《清商》,实在是从魏的铜爵时开始的,三祖的风流,遗者盈耳,后来经京、洛的互相争高,到了东晋就更加被重视。然而我以为金石干羽之类乐舞,是不应用于私室的,而桑、濮、郑、卫之音,一向都是不能进入官面的,而就《清商》之曲说来,如今再也没有中庸和雅的意味超过它的了。然而随着人情的改变,人们的音乐欣赏也发生了变化,渐渐又开始衰落,十多年来,差不多失去一半了。近来人人都在竞制新声,崇尚谣俗,只追求音节急促新奇,不顾及传统的音乐原则,这样流荡没有限制,不知何日是个尽头。它们排斥雅正的乐曲,崇尚繁富和婬靡。士人有士人的等级规矩,无故是不能撤去音乐的;礼有礼的秩序,年长者和年幼者是不能同听一个乐曲的。所以这种噪杂粗鄙的作品在民间日益盛行,那么正统的典雅音乐就会从官员和文化人那里消失。应当指示有关部门,勤奋工作,搜集整理遗失的雅正音乐,不断地公布出来,如有遗漏,都要修补完整。对那些整理乐曲完全的人,应给予优厚的俸禄,对那些乐艺精妙的人,应给予较好的地位。用利益刺激,人们就愿意下功夫。这样或许能够返本还原,继承往古。”这个建议被宋顺帝采纳了。

建元元年(479年),王僧虔转任侍中,抚军将军,丹阳尹。

建元二年(490年),晋升左卫将军,他坚决辞让不接受。改任左光禄大夫,侍中、尹等职仍旧。郡县的监狱中一直沿用的办法中有一种是用中药的汤剂杀死囚犯,王僧虔上疏齐太祖萧道成说:“药汤本是用来救病的,现在有人用它来实施暴行,甚至有人用它来泄私忿。如果犯人罪当重刑,则国家自有正当的刑法;如果说为了治病用医也应事先启奏上头。岂有死生大事,由下面偷着处理的道理?我以为给囚犯治病,必须先打报告向郡里请示,找有关负责人和医生共同会诊确认;偏远的县份,则由家人来省视后,再作处理。这样可以使死者不恨,生者无怨。”萧道成采纳了这个建议。

王僧虔一直留心雅乐,升明年间他所奏请的办法被采用后,虽然稍有改变,但还有很多遗失。当时萧道成开始想和邻国互通使节,王僧虔给其兄长之子王俭写信说:“古语讲‘中国失礼,问之四夷’。我想音乐也应如此。苻坚失败后,东晋开始备置金石之乐,因此可知不能一笔抹杀嘛。北国也许有遗存的音乐,即使不能立即拿来补中原华夏音乐的缺失,只要能知道其存亡情况,也是合乎上述道理的。但《鼓吹》过去有二十一曲,如今所能演奏的仅十一首而已,我以为北去的使节可能会搜集到些散佚的音乐,所以现在应从音乐机关里找一个大体能分别异同的人,充当北去使节才是。虽然延州难追,但他能得知他所知道的,也应有所不同。如果你认为我这话有道理,不知能否把此意转呈陛下?你可以考虑一下。”此事后来没能成。

晚年生活

萧道成也长于书法,直到做皇帝以后,仍然酷爱不已。有一次和王僧虔比赛后对他说:“谁是第一?”王僧虔说:“臣下我为第一,陛下您也为第一。”萧道成笑道:“你真算是善于为自己谋划了。”于是拿出十一帙古人书迹给王僧虔看,并让王僧虔开列擅长书法的人名。僧虔又从民间获得了十一帙中没有的十二卷奏上,他们是:吴大皇帝、景帝、归命侯所书,桓玄所书,以及王导丞相、领军王洽、中书令王珉、张芝、索靖、卫伯儒、张翼。又呈上羊欣所撰写的《能书人名》一卷。

这年冬天,王僧虔迁任持节、都督湘州诸军事、征南将军、湘州刺史,侍中仍旧。王僧虔为官清简,无所欲求,也不经营财产,老百姓很安宁。萧赜继位后,王僧虔由于患风疾打算上表请求解职,正赶上萧道成任他为侍中、左光禄大夫、开府仪同三司。

王僧虔对侄子王俭说:“你在朝中受到重任,不久将会享受三公一级的待遇,我如果再接受这个职位,一门中便有二个高级大臣,实在可怕呀。”于是坚决辞让不接受,萧赜特别照顾允许了他的请求。改任他为侍中、特进、左光禄大夫。

宾客中有人问他坚决辞让的动机,王僧虔说:“君子担心的是没有德行,而不是担心没有宠幸。我衣食满足,荣位已过,只惭愧平庸浅薄没什么好报答国家的,岂能再接受更高的爵位,在官职上遭人指骂呢?”兄子王俭作为朝廷宰臣,建造长梁斋,规模稍有过分,王僧虔看了就不高兴,怎么也不进他的门,王俭便立即将此斋拆除了。

永明三年(485年),王僧虔去世。僧虔对星象也很精通,那天夜里他坐在那儿看到豫章上空的星域显示该发生事故,当时他的儿子王慈正做豫章内史,僧虔便担心他会在公事方面有麻烦。不多时,王僧虔便去世了,王慈便放下郡里的工作回来奔丧。王僧虔死时六十岁。朝廷追赠他为司空,侍中仍旧。谥号为简穆。

历史评价

编辑

王弘:①此儿终当为长者。

②僧虔必至公,僧绰当以名义见美。

刘义隆:非唯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

萧道成:卿可谓善自为谋矣。

萧衍:僧虔书如王、谢子弟,纵复不端正,奕奕有一种风流气骨。

庾肩吾:雄发齐代。

萧子显:僧虔有希声之量,兼以艺业。戒盈守满,屈己自容,方轨诸公,实平世之良相。张绪凝衿素气,自然标格,搢绅端委,朝宗民望。夫如绪之风流者,岂不谓之名臣!

赞曰:简穆长者,其义恢恢;声律草隶,燮理三台。思曼廉静,自绝风埃;游心爻系,物允清才。

李延寿:仲宝雅道自居,早怀伊、吕之志,竟而逢时遇主,自致宰辅之隆,所谓衣冠礼乐,尽在是矣。齐有人焉,于斯为盛。其余文雅儒素,各禀家风,箕裘不坠,亦云美矣。

孙元宴:位高名重不堪疑,恳让仪同帝亦知。不学常流争进取,却忧门有二台司。

张怀瓘:祖述小王,尤尚古直,若溪涧含冰,冈峦被雪,虽极清肃,而寡于风味。

窦臮:致丰富,得能失刚。鼓怒骏爽,阻负任强。然而神高气全,耿介锋芒。发卷伸纸,满目辉光。

人物传说

编辑

两晋南北朝时期,世家大族中擅长书法的人很多,其中琅玡临沂(今山东临沂县)王氏家族,更是家学醇厚,造就出一代又一代书法名家。先是王羲之和他的父子妻媳、叔伯兄弟,以书法艺术在两晋享有盛名,形成了声势浩大的“王家军”,雄视当时的书法圣坛。此后,王氏家族人才辈出,源源不断。如果说,王羲之和王献之是两晋时期“王家军”的杰出代表,那么,王僧虔就是南朝“王家军”有代表性的后起之秀。

王僧虔(426—485年)是王羲之的四世族孙。他父亲王县首是刘宋时代著名的书法家。受家学的影响,王僧虔从小就对书法感兴趣,苦学勤练,经年累月。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少年时代的王僧虔就以一手漂亮的隶体字征服了周围的许多人。据说,有一次,宋文帝刘义隆目睹了王僧虔在白扇上题字的情景后,由衷地赞叹说:“王僧虔的字不仅在形象上比王献之的漂亮,在气势、骨力上也要高出一筹。”从此,王僧虔声名大振。青壮年时期的王僧虔,更是名闻退还,深受爱好书法的宋孝武帝刘骏和齐高帝萧道成的赏识、器重。得到皇帝的青睐,固然是件好事,但也有麻烦;稍有不慎,就会引祸上身,王僧虔深谙此道,所以平安无事。不过,为这事,他真是煞费苦心。比如:

王僧虔王僧虔图册

自以为书法技艺精湛的刘骏图慕虚荣,渴望将“书坛第一”的桂冠戴在自己的头上,王僧虔每次应召同他比字时,就有意留一手,把字写得差一些,以满足这位皇上争强好胜的虚荣心。王僧虔因此越发得到刘骏的宠爱。后来,齐代开国皇帝萧道成慕名召见王僧虔,要同他比试书法,决一高低。待双方都亮出拿手绝活,表演结束后,萧道成故意问道:“谁为第一?”王僧虔不慌不忙地答道:“臣下的书法在群臣中数第一,陛下的书法在皇帝中为第一。”王僧虔机智圆滑的回答令萧道成满心欢喜。王僧虔敢将自己与当朝皇帝相提并论,同时列为“第一”,皇帝不但没有怪罪他,反而引以为荣,沾沾自喜,足以说明他的书法在当时确实很有名望,连皇帝也想“高攀”他呢。由此看来,梁代有人评论历代书法时,说“王僧虔雄发刘代”,绝不是什么溢美之辞,拔高之论,王僧虔当之无愧。他的书法作品有《王琰帖》等传世。

王僧虔不仅工于书法,能写一手好字,在书法理论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从现存他的几篇书法论文《书赋》、《论书》等来看,他在书法理论上的独特建树主要表现在这么两个方面:

首先,他提出书法要创造出完美的艺术形象。在他看来,书法不是下门单纯再现的艺术,它没有具体可见的对象,书法家必须通过感情和想象把不可见的东西化为具体可见的艺术形象。为此,他在创作中,就得一边想着要遵循一定的法则,一边又要想象出可见的书法形象,做到心得手应。使书法形象具有感人的生命力,在美艳之中透出深厚的功力。既要循规蹈矩,又得驰骋想象,这是不是互相矛盾呢?当然不。因为王憎虔这里所说的“想象”,不是不着边际的凭空幻想,而是与现实生活中美的形象相通的一种思维活动,如把握下笔的轻重时,就要分别想象轻而薄的蝉翼和浓而重的云块。因此他反复强调,书法艺术既要遵循一定的规矩法度,又要放开手脚,富于想象,不为规矩法度所束缚,这样才有创造性,才能创造出完美的艺术形象。这一主张,实际上对包括书法在内的一切艺术的创作活动,都具有指导意义。

其次,他提出“天然”与“功夫”,“媚”与“力”这些美学范畴。这里的“天然”,是指书法家的天赋条件,在书法方面的天资;“功夫”是指后天用心学习和书法实践的程度。“力”指书法骨力,是先天才能同后天学习相结合的结果;“媚”是美好的意思,指书法艺术的形象美。他认为,对书法艺术来说,这几种因素同等重要,缺一不可。只有把这些因素结合起来,才能创造出完美的书法艺术形象。根据这个道理,他对历代书法名家及其作品逐一进行评价,指出他们或天然有余,而功夫不足;或媚气十足,而骨力恨弱。总之,各有所长,又各有所短。

别人的字都有欠缺,王僧虔自己的字有没有呢?梁武帝说他的字“奕奕皆有一种风流气骨”。看来,他的字在天然与功夫、媚与力的结合上,确实是体现得比较好的。

个人着作

编辑
《王琰贴》《王琰贴》图册

王僧虔有《王琰帖》、《御史帖》、《陈情帖》等书迹传世。另着有《书赋》、《论书》、《笔意赞》等书论行世。《论书》和《笔意赞》是王僧虔的代表论着,在中国书论史上亦占有重要地位。

《论书》见于《书苑菁华》第 l l卷。其简明扼要地论列了自东汉至南朝宋的40余位书家的成就、特点。自古以来,品藻人物,评论作品,由于种种原因,往往会出现一种倾向:要么抬高,捧一通;要么贬低,骂一通。而王氏对汉以来书家的品评,却权为客观、公允,包括自家祖辈、亲属亦能如此,实在难得,精神可贵!其品评书家的方法,亦为后世所推重并继承。

《笔意赞》见于《书苑菁华》第18卷。此文一序一赞,仅一百多字,以《告誓》与《黄庭》为范本,对书法艺术的本质和学书的方法,如器具的选择与使用,字帖的选择与特点,用笔的标准及结字的方法等问题,作了精辟的阐述。其语言简练,文辞优美,耐人寻味,真不愧大家手笔。文中第一次明确地提出了形神兼备、神采为上的创作与鉴赏的原则,揭示了书法艺术创作最根本的追求目标,并强调书家应做到心、手、笔相忘,才能达到创作的最高境界,自然地表达其情感。

家族成员

编辑

祖父:王珣

伯父:王弘

父:王昙首

兄:王僧绰

子:王慈、王志、王彬、王寂等

侄:王俭

史书记载/王僧虔 编辑

《南齐书·卷三十三·列传第十四》

《南史·卷二十二·列传第十二》

人物故事

编辑

知汝恨吾不许汝学,欲自悔厉,或以阖棺自欺,或更择美业,且得有慨,亦慰穷生。但亟闻斯唱,未睹其实。请从先师听言观行,冀此不复虚身。吾未信汝,非徒然也。往年有意于史,取《三国志》聚置床头,百日许,复从业就玄,自当小差于史,犹未近彷佛。曼倩有云:“谈何容易。”见诸玄,志为之逸,肠为之抽,专一书,转诵数十家注,自少至老,手不释卷,尚未敢轻言。汝开《老子》卷头五尺许,未知辅嗣何所道,平叔何所说,马、郑何所异,《指例》何所明,而便盛于麈尾,自呼谈士,此最险事。设令袁令命汝言《易》,谢中书挑汝言《庄》,张吴兴叩汝言《老》,端可复言未尝看邪?谈故如射,前人得破,后人应解,不解即输赌矣。且论注百氏,荆州《八帙》,又《才性四本》、《声无哀乐》,皆言家口实,如客至之有设也。汝皆未经拂耳瞥目,岂有庖厨不脩,而欲延大宾者哉?就如张衡思侔造化,郭象言类悬河,不自劳苦,何由至此?汝曾未窥其题目,未辨其指归——六十四卦,未知何名; 《庄子》众篇,何者内外;《八帙》所载,凡有几家; 《四本》之称,以何为长——而终日欺人,人亦不受汝欺也。由吾不学,无以为训。然重华无严父,放勋无令子,亦各由己耳。汝辈窃议亦当云:“阿越不学,在天地间可嬉戏,何忽自课谪?幸及盛时逐岁暮,何必有所减?”汝见其一耳,不全尔也。设令吾学如马、郑,亦必甚胜;复倍不如今,亦必大减。致之有由,从身上来也。汝今壮年,自勤数倍许胜,劣及吾耳。世中比例举眼是,汝足知此,不复具言。

吾在世,虽乏德素,要复推排人间数十许年,故是一旧物,人或以比数汝等耳。即化之后,若自无调度,谁复知汝事者?舍中亦有少负令誉弱冠越超清级者,于时王家门中,优者则龙凤,劣者犹虎豹,失荫之后,岂龙虎之议?况吾不能为汝荫,政应各自努力耳。或有身经三公,蔑尔无闻;布衣寒素,卿相屈体。或父子贵贱殊,兄弟声名异。何也?体尽读数百卷书耳。吾今悔无所及,欲以前车诫尔后乘也。汝年入立境,方应从官,兼有室累,牵役情性,何处复得下帷如王郎时邪?为可作世中学,取过一生耳。试复三思,勿讳吾言。犹捶挞志辈,冀脱万一,未死之间,望有成就者,不知当有益否?各在尔身己切,岂复关吾邪?鬼唯知爱深松茂柏,宁知子弟毁誉事!因汝有感,故略叙胸怀。

点评:

这篇家训是有关于读书问题而提出的告诫。王僧虔认为张衡思侔造化,郭象口若悬河,都是他们勤劳辛苦的结果,“不自劳苦,何由至此?”作者勉励儿子们要刻苦读书,万不可满足于一知半解。作者用浅近形象的比喻说明了一些深刻的道理,这一笔法亦值得玩味。

经典故事: 王僧虔巧妙回答皇帝的问话

王僧虔王僧虔图册

在南朝时,齐高帝曾与当时的书法家王僧虔一起研习书法。有一次,高帝突然问王僧虔说:“你和我谁的字更好?”

这问题比较难回答,说高帝的字比自己的好,是违心之言;说高帝的字不如自己,又会使高帝的面子搁不住,弄不好还会将君臣之间的关系弄得很糟糕。

王僧虔的回答很巧妙:“我的字臣中最好,您的字君中最好。”

皇帝就那么几个,而臣子却不计其数,王僧虔的言外之意是很清楚的。

高帝领悟了其中的言外之意,哈哈一笑,也就作罢,不再提这事了。

启示:在许多场合,有一些话不好直说不能直说也无法明说,于是,旁敲侧击绕道纡回,就成为人们所采用的方法。

作品欣赏

编辑
王僧虔王僧虔图册

《王琰帖》,见于辽宁省博物院藏的《唐摹万岁通天帖》,传为王僧虔书,唐摹本。

王僧虔(426—485) 琅琊临沂人。南朝齐书法家。字简穆,王羲之四世族孙。官至尚书令。喜文史,善音律,工真、行书。书承祖法, 丰厚淳朴而有骨力。《齐书》本传称:“僧虔善隶楷书, 宋文帝见其书素扇,叹曰:‘非惟迹逾子敬,方当器雅过之。’”唐代张怀瓘《书断》称:“祖述小王,尤尚古直,若溪涧含冰, 冈峦被雪, 虽极清肃,而寡于风味。”窦臮《述书赋》称其书:“致丰富,得能失刚。鼓怒骏爽,阻负任强。然而神高气全,耿介锋芒。发卷伸纸,满目辉光。”墨迹有《王琰帖》。着有《论书》、《笔意赞》等。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