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兰现实主义绘画 编辑

17世纪,一种非同寻常的现实风格在荷兰流行。这种风格的出现有许多原因,主要是上一个世纪发生的宗教个名,确立了新教为天主教的主要流派。宗教和政治的不稳定因素,致使低地国家分为两个民族,弗兰德斯继续保持天主教信仰和保皇派身份,而荷兰则成为共和国以及新教的中心。
中文名
荷兰现实主义
类    型
宗教风格
代表作
《欢笑的骑士》等
代表作品
《夜巡》 伦勃朗

概述

编辑
荷兰的黄金年代
摆脱所有荷兰的大型天主教艺术的束缚,荷兰人对艺术的鉴赏力得以提高。随着贸易的发展和经济的繁荣,荷兰迎来了自己的“黄金年代”,同时引起了文化意识的觉醒和自信的高涨。然而,巴洛克风格的繁荣和天主教教义的存在,与自我否定和节制的新教理论截然不同。除了受委托创作肖像画以外,艺术家们并没有真正的目的,他们的专业地位也岌岌可危。
几个世纪以来,绘画总被严格地分为不同等级,有些是主观地认定为比其他的更加有名望。历史和宗教题材的绘画是最有价值的,人物画紧随其后,接着是风俗画或日常生活绘画,然后是风景画,最后是静物画。但到了17世纪,新教派的画家们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切。渐渐地,他们开始选择一些小型、更加谨慎的题材,描绘新近富裕商人阶级家庭生活的场景。画家们经常创作风俗画或静物画,以此来强调他们对普通事物的重新认识。日常用品和每日生活都代表着诚实、勤奋和自我节制的道德观念。这其中的哲学在于,尽管这些东西看似不重要或转瞬即逝,但是上帝所创造的任何事物都应该被重视、珍惜和表达。《圣经》、神话和古代史中的事物也被以类似的现实手法刻画出来,以此来彰显在荷兰发生的一切与过去历史、文化、政治中的大事件一样伟大。这些艺术家们发展了这种风格,突出了清晰度、轮廓和空间的关系。
人物画像
受委托创作画像是当时许多画家谋生的可靠途经,因为许多画像都是富裕的个人或机构委托的。成功的荷兰商人们希望通过绘画自己、家人、房子和财产,来向他人炫耀自家的兴旺。而当地政府的官员则想用固定形式的画像来装饰公共场所以彰显自己的重要性,并给后世子孙留下深刻印象。在17世纪的前半期,画像都是正式而僵硬的,重点都放在衣服和环境的细致刻画中,以显示在社会或职业中的地位。后来,许多物体都变得更加生动,色彩也更加明亮。伦勃朗,这位荷兰最伟大的艺术家,用其充满技巧的驾驭能力使他笔下的事物有了很大变化。虽然在新教统治的阿姆斯特丹工作,但是他深受卡拉瓦乔的影响,激发他大胆地用光线场景来表现生动的画面。
静物画和室内画
1640年,静物画作为一种全新的风俗画,在荷兰逐渐建立起独立的地位,而不再是大型绘画的一部分而已。随着中产阶级成为艺术的主要顾客,静物画以其现实、色彩和尺寸大受欢迎。鲜明的纹理和生动的细节,打动了绘画的主人和客人。绘画同时还具有许多象征意义,比如骷髅、地球和烂掉的水果,就代表着自然生命的转瞬即逝,这使得绘画更受欢迎。这些作品被称为”静物画“,是取自《圣经》中《旧约》的《传道书》(1:2)中一句话:"Vanitas vanitatum...et omnia vanitas,"意思是”空即是空,一切都是虚空。“这是在提醒大家虚荣的危险以及死亡的必然。
还有一些温馨的事物,比如建筑内部的小型装饰,都深受中产阶级顾客的青睐。这种思想意识背后体现的是艺术来源于日常生活,只要艺术家技术高超,所有画中事物都可以变得很有价值。与当时许多艺术不同的是,这些艺术家们通常都将自己创作的作品直接送去艺术市场,而不是给直接的机构。许多艺术家都会选取一个特定的领域,专研于固定的风格建立起自己在这个方面的声望,为自己的作品营造市场。

代表作品

编辑
1624年 《欢笑的骑士》 哈尔斯(1580-1666年)
1625年 《浮生虚荣》 皮尔特·克莱兹(1619-1690年)
1640年 《寓意生命的静物画》 斯汀威克(1612-1659年)
1642年 《夜巡》 伦勃朗(1606-1669年)
约1653年《牛角杯的静物画》 威廉·卡尔夫(1629-1693年)
1653年 《布兰海姆城堡》 雅各布·凡·罗伊斯达尔(1628-1682年)
1657年 《代芬特西北方向的景色》 所罗门·凡·罗伊斯达尔
约1663-1665年 《奢华室内的玩牌者》 霍赫(1629-1684年)
约1665年 《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维米尔(1632-1675年)
1689年 《林间小道》 霍贝玛(1638-1709年)

代表人物

编辑
伦勃朗
        一直以来,伦勃朗·马尔曼松·里因都被认为是荷兰最出色的的艺术家,也是历史上最伟大的艺术家之一。他总是以娴熟的技巧在绘画、素描或蚀刻的主题中变换自如。他用简单朴素的风格描绘文学作品中富有戏剧性的场景。虽然曾经历过一些波折,但是伦勃朗从未停止过绘画。他的许多自画像就能展现出他波荡起伏的一生。
伯沙撒王的筵席伯沙撒王的筵席
受到卡拉瓦乔的启发,伦勃朗用一束强光来增添戏剧性时刻的效果。这幅画描绘的是《旧约》中但以理书的故事。巴比伦国王伯沙撒将父王尼布甲尼撒从耶路撒冷神殿抢来的圣杯招待客人,被认为是亵渎了神明。突然,墙上一只手出现,并写下了一段警告的文字:”上帝已经规定了你王国的存在实现,他即将走到尽头;而你也在天平中被称量,现出了理亏;你的王国将分裂,归于玛代人和波斯人。“
斯汀威克
      大约从1620年开始,静物画在以莱顿大学城为中心的荷兰画家中十分流行。哈门·艾弗兹·斯汀威克就是推行这种风格的主要艺术家之一。
《奢华室内的玩牌者》《奢华室内的玩牌者》
维米尔
虽然只有36件作品确认是出自他手,但是乔纳斯·维米尔一生中创作的关于国内中产阶级室内场景的画作仍然被公认为十分成功的。在很长一段时间,维米尔似乎被人们淡忘,直到19世纪中期才被一位法国作家重新”发现“。从那时起,维米尔就被公认为荷兰黄金时代的伟大艺术家之一。
画中人物的转身与回眸,唤起一种紧张的氛围。这幅画不是传统的人物画像,而是一种面部肖像画,专门描绘人物面部表情。画中人显得十分神秘。点线法在她的耳环、嘴唇和眼睛上营造出一种闪耀的效果。与往常一样,维米尔使用的都是昂贵的颜料。[1]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