筲箕湾 编辑

 
地理位置

筲箕湾位于香港岛的中心北岸之东,鲗鱼涌以东,柴湾以西。东至香港海防博物馆、鲤鱼门度假村及大潭道,西面普遍以英皇道结束及筲箕湾道开始之处作为分界线。值得留意的是,虽然鲤鱼门度假村及鲤鱼门炮台位于筲箕湾,但香港人一般指的鲤鱼门是位于观塘区油塘。而海晏街以西的筲箕湾西部,一般被称为西湾河区,但太安楼以北的新填海区,一般称之为鲤景湾;东区走廊以北的筲箕湾北部,一般被称为爱秩序湾;阿公岩道一带的筲箕湾东部,一般被称为阿公岩。是香港最早期被开发的地区之一。自开埠以前,已经有渔民在此海湾居住。地区行政上,筲箕湾属于东区

筲箕湾筲箕湾
地名起源

筲箕湾本来是一个海湾,因为水域很圆,像一个大筲箕,因而为名。不过,坊间亦有两个传说是与筲箕湾的地名起源有关。第一个传说指于南宋末年,有一个叫张进的人随海军船舰到九龙半岛一带,经过现时的筲箕湾时,他不小心将他祖先给他的家传之宝筲箕跌到海中,所以这个海湾就称为筲箕湾。而另一个传说则是于清朝初期,有一个叫朱蒂的渔民,结婚后不久丈夫就去世,并诞下一个遗腹子,取名作阿虾。他虽然是一个好孩子,但后来因感染了天花而变盲。到了阿虾15岁时,母亲亦感染重病。为了养活母亲,他便用筲箕于现时的筲箕湾行乞为生。后来有一日天气异常恶劣,阿虾被海浪冲走,只留下筲箕于岸边。为纪念阿虾的事迹,当地居民将这个海湾改名为筲箕湾。然而,由于筲箕湾这个地名,早于明朝万历年间编写的航海图《粤大记》中出现,故第二个传说的可信性有限。
此外,筲箕湾亦曾被称为饿人湾。传说明朝时期,有一队商船因台风而被逼于现时的筲箕湾登陆。当他们找寻食物时,但却无法找到,连当地居民也无法找到。结果他们在离开前都无法充饥,因此而戏谑这个海湾为饿人湾。但比较有根据的说法是香港开埠初年,筲箕湾一带对外交通十分落后,只靠班次极疏的舢板联系中环。饿人湾指若被困在该处,迟早会饿死。当时有一句俗语:“英雄被困筲箕湾,问君何日到中环”,就是形容筲箕湾交通落后的情况。

历史

早期香港渔民主要集中于柴湾一带。18世纪中叶,有渔民发现筲箕湾为避风良港,

筲箕湾筲箕湾
所以陆续吸引渔船停泊于筲箕湾。同时亦有一些来自惠州的客家人于筲箕湾山头开采花岗岩,并在岸边建简陋房屋。据1841年人口普查,筲箕湾人口约1200人,占香港岛人口(4350人)约28%[2],大部份居于艇中。其后海盗问题严重,1860年港督麦当奴决定整顿该区,拆毁凌乱盖搭的房屋,重新建屋辟路,是为筲箕湾东大街,并设立派出所方便警察打击海盗。
1911年,筲箕湾人口增至7000人。1920年代筲箕湾出现一些小型工业,为筲箕湾成为工业区开始。而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大批中国大陆的难民踊入筲箕湾,建立了13条山村。山村多以简陋的组成,卫生环境普遍差劣。
一直到了1960年代,香港政府大规模整顿开发筲箕湾,兴建大量公共房屋(如1964年落成的明华大厦等),并进行大规模填海工程。而于1967年起,政府开始清拆山上的简陋房屋,但进度一直缓慢。直至1983年,筲箕湾山边的圣十字径发生大火,烧毁不少居民的家园,亦使政府决心整顿,开始全面清拆所有木屋及石屋,并在原址开山,兴建耀东邨、兴东邨等公共屋苑。这些改变,令筲箕湾变成今日的面貌
交通发展

由于旧时筲箕湾岛道网络并不发达,加上筲箕湾距离中环、湾仔等地甚远,故交通非常不便。区内一直都靠英皇道连接对外,同时位于柴湾的居民亦依靠柴湾道经筲箕湾前往港岛心脏地段(即中环、湾仔和铜锣湾)。直到1904年,香港电车才将筲箕湾与当时港英政府行政中心维多利亚城连系起来。因此昔日有一句俗语说,“英雄被困筲箕湾,不知何日到中环”来形容当时的交通不便。
而“英雄被困筲箕湾,不知何日到中环”的另一个解释,是由于香港电车初铺设的时候,于铜锣湾至筲箕湾一段只铺设单向轨道。当电车驶至筲箕湾,如果有另一架车由铜锣湾驶来,筲箕湾那一面的电车便“被困筲箕湾”,要等另一架车到达才可驶出,所以便“不知何日到中环”。
直到二次大战后港岛人口剧增,筲箕湾一带才多了人居住,同时工厂大厦亦多选在筲箕湾设立,所以亦有巴士线2号线的开办。随著筲箕湾不断发展,车流逐渐增多,引致路面非常挤塞。于1980年代兴建地铁时尤为恶劣。当时小轮公司甚至要开办渡轮,由筲箕湾开往中环疏导人潮。这个情况直至八十年代中期地铁及东区走廊相继建成后,才得以大大改善。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