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拓香港界址专条》 编辑

概述
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展拓香港界址专条
《展拓香港界址专条》(英语:The Convention for the Extension of Hong Kong Territory)在1898年6月9日由清政府和英国在北京签订。

专条的主要内容为:英国向清廷租借香港九龙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方及附近二百多个离岛,为期99年,到1997年6月30日届满。

该部份的土地即被港英政府划为新九龙和新界。但清政府当时仍坚持保留九龙寨城管治权,并可继续在该处派驻官员。

这条约的期限就做成香港主权移交过程的起点。

签约国:中国英国

时间地点:1898年6月9日,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

双方代表:清政府总署大臣李鸿章与英驻华公使窦纳乐


历史背景
《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展拓香港界址专条》

英国割占中国领土香港岛和九龙以后不久,并未放弃进一步占据中国领土的图谋。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以后,清军节节败退。港英当局认为有机可乘,正式提出展拓界址的主张。1894年11月9日,香港总督威廉·罗便臣以香港“防务安全”为由,向殖民部建议将香港界址展拓到大鹏湾、深圳湾一线,并将隐石岛、横澜、南丫岛和所有距香港3英里以内的海岛割让给英国。他还着重指出:“应当在中国从失败中恢复过来之前,向它强行提出这些要求。”威廉·罗便臣的建议实际上是后来扩界的蓝图。他的建议得到英国巨商的支持。英商遮打在给威廉·罗便臣的信中,曾以种种“理由”鼓吹扩界。他还说:50年后、甚至20年后,中国就可能成为充分武装的强国。扩界的事“机不可失”,“要干,现在就干”。

1895年5月,英国海陆军联合委员会发表《关于香港殖民地边界的报告》,再次提出扩界要求,并立即得到陆海军大臣赞同。

同年8月1日“吉田教案”发生后,港督威廉·罗便臣、香港总商会、英商中华社会及其香港分会喧嚣一时,要求趁机向中国提出开放西江和展拓香港界址等要求。

1897年冬,德俄两国先后出兵强占胶州湾和旅大,次年3月又强迫清政府签约租让。英法两国也投入了这一瓜分狂潮。1898年3月7日,法国向清政府提出了租借广州湾的要求。3月17日,英国驻华公使窦纳乐向英国首相索尔兹伯里报告说:法国已要求总理衙门保证将云南、贵州、广西、广东作为法国的势力范围。如果此项要求得逞,未来展拓香港界址将不可能实现。英国政府闻讯,决定以法国租借广州湾为借口,向清政府提出展拓香港界址的要求,并于3月28日向窦纳乐发出指示:要求总理衙门作出保证,如果法国租借广州湾,英国随时可以要求展拓香港界址。

中英街位于深圳盐田区沙头角,由梧桐山流向大鹏湾的小河河床淤积而成,原名“鹭鹚径”。这条河边小路是1898年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后具体划界的产物,香港回归祖国前,中英街东侧属中方,西侧属英方。香港回归后东侧属深圳,西侧属香港,一条街,两边走,承载了独具中国特色的“一国两制”色彩。中英街位于深圳盐田区沙头角,由梧桐山流向大鹏湾的小河河床淤积而成,原名“鹭鹚径”。这条河边小路是1898年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签订后具体划界的产物,香港回归祖国前,中英街东侧属中方,西侧属英方。香港回归后东侧属深圳,西侧属香港,一条街,两边走,承载了独具中国特色的“一国两制”色彩。


几乎与此同时,英国向清政府提出了租借威海卫的要求。清政府对此不敢加以拒绝,但恳求英国不再提出其他领土要求。窦纳乐却强硬的表示,如果法国占南海口岸,英国必须另索取一处。

1898年4月2日,中英双方就香港扩界问题在总理衙门开始谈判。窦纳乐一开始即对清朝总理衙门大臣奕奕?宣称:“香港殖民地不满足于它目前的界限,希望展拓界址”,“以为保卫香港之计”。次日,总理衙门大臣李鸿章会见窦纳乐,向他表示:“如果展拓范围不大”,可以“同意”。4月24日,窦纳乐根据英国外交部的指示,向李鸿章等出示展拓界址范围的地图,将大鹏湾到深圳湾一线以南、包括九龙城及许多岛屿在内的大片土地及水域,皆划入拓界的范围之内。李鸿章等没有料到英国胃口如此之大,坚决加以拒绝。窦纳乐要他们与德国租界的胶州湾和俄国租界的旅大相比较。李鸿章说,中国已经同意将威海卫租给英国。窦纳乐则强词夺理说,订租威海卫对中国也有利。李鸿章等屈从于压力,不再争辩,但坚决反对英国占领九龙城,理由是该处设有中国衙门。

5月19日,窦纳乐携带他一手拟就的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前来谈判。李鸿章等阅后表示同意,仅提出加上“九龙到新安陆路,中国官民照常行走”,“遇有两国交犯之事,仍照中英原约香港章程办理”两句话。至此,双方就拓界问题已达成协议。但因英国政府对谈判结果感到不满足,《专条》并未马上签订。5月25日,窦纳乐根据英国政府指示再次与总理衙门会谈,要求修改前议展拓香港界址的范围。其中最重要的是将东面界限由东经114°26′扩大至东经114°30′,使整个大鹏湾划归英国控制。英国在最后关头迫使中国做出额外让步。

6月5日,李鸿章提出,英国不得在此租借地修筑炮台。窦纳乐竟拍案咆哮反对。李鸿章听罢忍气吞声,无可奈何。

6月6日,总理衙门将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呈交光绪皇帝,请求批准画押,并且辩解说:“展拓界址与另占口岸不同,允议暂租专条尚可操纵由我。”

1898年6月9日,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在北京签字。中方签字代表是李鸿章、许应马癸,英方签字代表是窦纳乐
    

条约原文
《展拓香港界址专条》《展拓香港界址专条》
一八九八年六月九日,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北京。 
 
溯查多年以来,素悉香港一处非展拓界址不足以资保卫,今中、英两国政府议定大略,按照粘附地图,展扩英界,作为新租之地。其所定详细界线,应俟两国派员勘明后,再行画定。以九十九年为限期。又议定,所有现在九龙城内驻扎之中国官员,仍可在城内各司其事,惟不得与保卫香港之武备有所妨碍。其余新租之地,专归英国管辖。至九龙向通新安陆路,中国官民照常行走。又议定,仍留附近九龙城原旧码头一区,以便中国兵、商各船、渡艇任便往来停泊,且便城内官民任便行走。将来中国建造铁路至九龙英国管辖之界,临时商办。又议定,在所展界内,不可将居民迫令迁移,产业入官,若因修建衙署、筑造炮台等,官工需用地段,皆应从公给价。自开办后,遇有两国交犯之事,仍照中、英原约、香港章程办理。查按照粘附地图所租与英国之地内有大鹏湾、深圳湾水面,惟议定,该两湾中国兵船,无论在局内、局外,仍可享用。 

此约应于画押后,自中国五月十三日,即西历七月初一号开办施行。其批准文据应在英国京城速行互换。为此,两国大臣将此专条画押盖印,以昭信守。此专条在中国京城缮立汉文四份、英文四份,共八份。

大清国太子太傅文华殿大学士一等肃 

毅伯李,经筵讲官礼部尚书许

大英国钦差驻扎中华便宜行事大臣窦

                                                                                                                      光绪二十四年四月二十一日
附注

本专条见《光绪条约》,卷53,页4。英文本见《海关中外条约》,卷1,页539―
540。

本专条于一八九八年八月六日在伦敦交换批准。 

                                                                                                            西历一千八百九十八年六月初九日

影响
香港特别行政区 地图香港特别行政区 地图

主要内容专条的主要内容是:中国将1860年英国所夺占的尖沙嘴以外的九龙半岛的其余部分,即从深圳湾大鹏湾的九龙半岛的全部,租与英国99年;租期内租借地归英国管辖。租借地陆地面积376平方英里,其中大陆286平方英里,岛屿90平方英里,较原香港行政区陆地面积扩大了约11倍,租借地水域较前扩大四五十倍。

这一专条是一个赤裸裸的掠夺性条约。但英国对专条规定仍不满足,继续在一系列问题上制造麻烦。专条明确规定,中国保留对九龙城及其附近码头的管辖权。但专条缔结后,英国就以“发现中国官员在九龙城内行使管辖权,与香港防务军事要求不合”为借口,蛮横无理地勒令在九龙城内的中国官员撤走。在遭清政府拒绝后,英国竟于1899年5月出动军队强占九龙城,驱赶守城官员和城内百姓,其强盗嘴脸暴露无遗。同时,英国又通过1899年3月的《香港英新租界合同》、《香港英新租界水面照会》等约章文件继续扩大租借面积,使租借地成为完全由英国管辖的殖民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