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纪绘画 编辑

中世纪绘画改变了古希腊和古罗马绘画的写实风格,更多地采用了夸张、象征等手法。同时,这一 时期的绘画带有浓烈的宗教意味,强烈地表现基督教思想是绘画的主要内容。Medieval painting
中文名
中世纪绘画
外文名
medieval painting
元    素
点、线、面、体积等
表面的例子
纸张、布、木材等
作    用
陶冶性情等
代表作品
《最后的审判》《栖霞山图》

目录

简介

编辑
       中世纪之初欧洲社会的很多方面如经济、社会稳定和人口都呈现衰退的局面。这种局面持续到公元800年之后才开始看到大致稳定的增长。1350年左右的黑死病又带来了急剧的破坏。据估计黑死病杀死了欧洲近三分之一的人口,南方的死亡率通常高于北方。很多地区的人口直到17世纪才回复到之前的水平。欧洲的人口据估计在公元650年达到了一千八百万,在公元1000年左右这个数字翻了一倍。在1340年左右,黑死病爆发前,欧洲人口达到了七千万。然而直到1450年,黑死病爆发一个世纪之后,欧洲人口仍然仅有五千万人。这个时候,北方欧洲,尤其是不列颠,占欧洲人口总量的比例比现在要低,而南方欧洲,包括法国,占欧洲人口的比例要高于今天。[2]对于那些活下来的人人来说,经济发展并没有由于黑死病的影响而放缓。直到11世纪,大部分欧洲人还普遍缺少农业劳动力,拥有大量闲置土地,直到1315年中世纪温暖时期也对农业产生了有利的影响。
中世纪绘画艺术中世纪绘画艺术

   中世纪时期最终迎来了外来侵略和袭击的大量减少,这些侵略和袭击在第一个千年的历史中很常见。6世纪和7世纪的穆斯林的征服迅速地及永久地将北非从西方世界中移除了。接着穆斯林渐渐地控制了整个拜占庭帝国,直到中世纪末期的天主教欧洲重新控制了西南方的伊比利亚半岛,西方世界才再次感到了来自东南方的穆斯林的威胁。

奢侈艺术品

   在中世纪时期的开始,大部分重要的艺术作品都非常珍贵和昂贵。它们大多都与世俗精英,修道院和大型教会相关。如果它们是宗教相关的,那么大部分都是僧侣们的作品。在中世纪末期,在小村庄和城镇里大量的资产阶级家庭可以看到具有相当艺术价值的作品。这些艺术品的制造在很多地方都是重要的地方产业,艺术家们除了神职人员外亦有例外。但是《圣本笃会规》允许修道院进行艺术品买卖。明显可见在这段历史时期,僧侣们很有可能从事艺术生产,包括为普通人市场而创作的俗世艺术,当然同时修道院也可以在必要的时候雇佣非神职人员。[3]

   由于幸存的艺术品几乎全部都与宗教有关,所以人们印象中的中世纪美术往往都是宗教性的。其实并非如此;虽然在中世纪时期教会变得非常富有并且常常不惜重金地花费在艺术品上,但其实世俗艺术中也有大量同样高品质的作品,只不过这些艺术作品通常经历了远远超过宗教艺术品的磨损,遗失和毁坏。在中世纪,人们并没有因为艺术品的艺术价值而保护过去的艺术品的概念。人们保护艺术品是由于作品和某位圣人或鼻祖的关联。加之在文艺复兴和巴洛克时期对于中世纪艺术的普遍轻视。大部分奢侈的中世纪早期泥金绘本的封面原来都装饰有豪华的贵重金属、象牙及珠宝,重新装订的封面及象牙浮雕比原来的封面更有可能幸存下来。原来的封面上的珍贵的材料大部分都在后世的某个时候被掠走。

    很多教堂都被多次重建,但是中世纪宫殿和华府以他们的设施和装饰却大部分不复存在。在英国,公元7世纪以后每个世纪兴建的教堂大部分都被完好的保存了下来,后来兴建的留存的更是不在少数。古城诺维奇独自便有40座中世纪的教堂留存,然而公元11世纪前的几十座皇家宫殿却无一幸存,只有中世纪后期的一些残垣断壁留存了下来。[4]在欧洲其他国家这种情况基本相似,除了公元14世纪兴建在阿维尼翁的教皇宫得以完整保存。很多学术界长存的关于一件作品的年代与起源的争论都与世俗作品有关,因为他们与宗教艺术品相比及其罕见。比如盎格鲁撒克逊的富勒胸针就曾被大英博物馆认定为毫无争议的赝品。再如,由于小型的独立的俗世青铜雕像实在太罕见,此类作品中最佳的两例的年代、起源甚至真伪都经历了长达数十年的争论。[5]

  贵重材料的运用也是中世纪艺术的常态。直到这一时期的末期,通常购买材料的费用要远远超过支付给艺术家和工匠的酬劳,即使这些艺术家和工匠并不是免费履行职责的僧侣。黄金被用在教堂和宫殿、珠宝首饰和服装装饰上,还有装在马赛克小方块的背面作为镶嵌画的单色背景,或是制成金箔应用于泥金写本和版画中的细密画。在很多物品上使用贵重金属都是基于该金属未来会升值的想法。在中世纪晚期以前除了房地产之外并没有其他的投资方法,除非承担很大的风险出借高利贷。
中世纪艺术中世纪艺术

   比这还要昂贵的是由磨碎青金石而制成的颜料群青在哥特时期的奢侈运用。这种青金石只能由阿富汗获得。在此时期,群青更常被用在圣母玛利亚的传统蓝色披风上而不是天空。直到中世纪的末期,通常会被着色的象牙一直是非常重要的材料。象牙很好地展现了由奢侈艺术品到世俗作品的转变。在中世纪早期,象牙主要的用途由执政官双联画转向宗教物品如书籍封面、圣物箱和牧杖。然而到了哥特时期,象牙装饰的世俗物件如镜盒,匣子及梳子已经在富人们中普及。由于象牙薄板刻成的浮雕很少能被回收制成其他作品,其幸存率便相对较高。这个现象同样适用于手抄本书页,但是他们有时却可以被磨平回收,由此变成重写品。

    就连那些最基本的材料都不便宜。盎格鲁-撒克逊的芒克微尔茅斯-贾罗修道院在692年计划制作三本手抄本圣经时,第一步就是要计划饲养1600头小牛来供应制作犊皮纸所需的牛皮。其中一本圣经留存了下来,即为《阿密亚提努斯手卷》[6]

   纸张在中世纪的最后一个世纪终于出现,但是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仍然极其昂贵。在圣殿出售给普通朝觐者的木刻版画通常只有火柴盒大或更小。现代树轮年代学揭示15世纪早期荷兰油画所使用的橡木板大多砍伐于波兰的维斯瓦河流域。从那里,橡木被运往下游并穿过波罗的海和北海抵达弗莱芒港口。此后橡木还要被风干数年。[7]
中世纪时期的美术是一个非常宽泛的学科,艺术史学家们习惯上将这一时期分为几个大规模的阶段、风格或时期。中世纪时期的开始和结束并没有一个明确的日期,对于不同的宗教而言中世纪的开始与终结也不尽相同,即使是其中的主要艺术阶段也是如此。[8] 在下面的篇幅内会介绍主要的阶段。

艺术风格

编辑
       中世纪就是一个断裂地带,古希腊罗马艺术中的写实消失了,无论是拜占庭的镶嵌画还是中世纪的手抄本都因其装饰性而变得风格化。东方文化、古希腊罗马文化传统和蛮族文化共同培育了中世纪基督教艺术。

为基督教服务的神圣艺术 

罗马帝国在公元395年分裂为两部分:以罗马为中心的西罗马帝国和以君士坦丁堡为中心的东罗马帝国,东罗马帝国又称作拜占廷。西罗马帝国在奴隶、农奴、贫民的不断起义和蛮族入侵的双重打击下,于公元476年灭亡,而东罗马帝国一直延续到1452年,才为土耳其人所消灭。所谓“中世纪”(MiddleAges)是指古希腊罗马和文艺复兴两个“高峰”之间的时代。在这个时代,基督教在社会生活的各个领域起着重要的作用。
       地下墓室壁画(是早期基督教绘画的主要形式。《三个在火窖中的人》(图)(02220001)是公元三世纪前后的作品,那还是基督教徒遭受迫害的年代。画面中三个受火刑的基督教徒仿佛借助了神力而逃离肉体的痛苦。同样表现受难场面,这幅画却完全没有《拉奥孔》(02220002)(表现的戏剧性(图)。作者仍然承袭了古希腊罗马的绘画风格,但他并不借此制造画面本身的视觉冲击力,他只在意对这个圣经故事的图解,他要将这个显示上帝慈悲和威力的故事通过象征的形象告诉不识字的教徒。 
中世纪绘画中的女性形象中世纪绘画中的女性形象
偶像崇拜一直是各类宗教颇有争执的一个问题。早期的基督教徒认为,如果以偶像来代表上帝,无疑会将刚刚摆脱蒙昧而信奉上帝的异教徒再次引入信仰的歧途,公元7世纪在拜占庭还发生了大型的“破坏偶像”运动。而公元6世纪末的格列高里大教皇却说:“文字对识字的人能起什么作用,绘画对文盲就能起什么作用。”于是绘画走上了服务于宗教的发展方向,其自身的发展当然受到了限制。 
公元6世纪意大利拉文纳的教堂镶嵌画图解了福音书的一个故事:基督用五个饼和两条鱼让五千人吃了一顿饱饭。庄严站立的基督左右各站了两个使徒,基督摊开双手,一边是饼,一边是鱼,没有多余的奢华细节,没有古希腊人那样戏剧性的描绘,画面构图单纯,一切都是象征性的图像符号。这幅拜占庭镶嵌画与其说在向教徒讲述圣经故事,不如说更为了体现和张扬基督的永恒力量。画面上除了基督和使徒外,并没有画尽享福泽的人民,但基督威严的目光直透画外,让观画的人在单纯肃穆的图像中感受无边的威力。中世纪绘画的微言大义正体现于此。 
镶嵌画是以彩色玻璃和石子镶嵌而成的建筑装饰画,是教堂内部的主要装饰。拜占庭镶嵌画和哥特式教堂的彩色玻璃镶嵌共同营造了中世纪教堂圣灵神秘的氛围。除了前述的那幅作品外,意大利拉文纳的圣维他尔教堂镶嵌画《查士丁尼皇帝和廷臣》和《皇后提奥多拉和女官》也是拜占庭镶嵌画的代表作品。画面上没有动作和变化的人物,比例被故意地拉长,而庄严肃穆的气氛也在这两列人群的静立中传达出来。相比古希腊或古埃及的艺术家,中世纪艺术家更力图将他所感受的信仰的力量传达给观者。哥特式教堂内部的彩色玻璃镶嵌是以铅条分割构图,以小块彩色玻璃镶嵌其中,将抽象的图案和人物形象结合在一起产生奇异的光色效果。由于哥特式教堂的空间高而深,光线幽暗,透光的彩色玻璃镶嵌不但有效地解决了光线问题,而且其班驳迷离的光色效果更加强了信徒们对神启光芒的体验。 
除了早期基督教绘画以及镶嵌画,来自蛮族艺术传统的精致的手抄本插图也是中世纪绘画的重要形式。所谓蛮族指那些从北方入侵的民族,包括哥特人、汪达尔人、萨克森人、丹麦人、维金人。北方蛮族的入侵给欧洲艺术带来了崭新的发展源泉。公元八世纪,当年的蛮族已成为横扫欧洲大陆的封建领主,加洛林王朝的建立者法兰克国王查理曼大帝希图在文化上恢复罗马的传统,因而领导了“加洛林文艺复兴”。加洛林文艺复兴的整理古籍,著述立说促进了书籍插图艺术的发展。图示的两幅名为《圣马太》的插图都出自此期。《查理曼福音书》插图的《圣马太》表现手法严谨而写实,风格接近古罗马庞贝壁画。而《艾伯大主教圣经》插图《圣马太》则在前者的基础上拓展了构图的表现力和线条的流动感。圣马太的形象被裹挟在如风的线条中,仿佛在瞬间体悟于圣灵的引导。虽没有查理曼福音书的写实,但画面的感染力却胜于前者。加洛林文艺复兴将北欧的日尔曼精神和地中海的古罗马文明成功地融为一体,蛮族的装饰图案给西方中世纪艺术发展以新的启迪。诺森伯里亚著名的《林迪斯法恩福音书》中精妙的插页让人叹为观止。十字架缠绕着龙蛇构成的繁复花边,盘绕纠结的形状让人眼花缭乱,但各种图案却呼应一致,设计和色彩相互统一。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