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信·西那瓦 编辑

求学经历

  
他信·西那瓦他信·西那瓦
他信,泰国华人,祖籍广东省梅州市丰顺县,汉族客家人。1969年,他信·西那瓦考入曼谷警官学校,并以全校第一的成绩毕业,之后在警界工作,后弃警从商。他信曾于1973年获政府奖学金赴美国东肯塔基大学和休斯顿州立大学攻读犯罪学,先后获得刑事司法硕士学位和博士学位。
经商经历

  他信的父亲是个商人,他独特的个性和勇于开创的精神,深深感染了年幼的他信。他信从小就佩服父辈们的辛勤劳作和刻苦经营。学生时代的他信,比其他同学都要忙。他不仅帮家里打理生意,自己还开过一家电影院。他信从父辈那里继承的最大财富就是奋斗、创新和拼搏的精神。   1982年,他信创办了西那瓦电脑服务与投资公司。1990年,他信的公司上市,基本上垄断了当时泰国的电视卫星天线和移动电话业务。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他已拥有4家上市公司超过50%的股份。也是在这个时候,他信成为泰国首富, 是《财富》杂志评出的世界500位“大亨”中唯一的泰国人。
从政的经历和评价

积极评价
  他信1994年进入政界, 同年10月担任泰国外交部长。1995年7月至1997年11月,两次出任泰国副总理。1998年,他建立了泰爱泰党并任主席。2001年1月, 泰爱泰党在议会选举中获胜。2001年2月9日,他信成功当选为泰国第23 任总理。出任总理期间,泰国经济保持稳步增长;在禁毒、消除贫困、泰南问题、穷人看病等方面,他信政绩斐然。有人称他信是当今泰国政坛上难得的领袖人物。他信没有一般政客的官僚作风,雷厉风行,办事果断有魄力,工作务实有 效率。他主张进取性灵活外交、致力于区域合作,大大提升了泰国的国际地位和形象。2005年3月,他信再获连任。1987年,他信创立了西那瓦公司,当时的主要业务是软件市场营销。一年后,他与PacificTelesis合作经营寻呼业务,但是很快双方产生了矛盾。合作终止后,他信决定创立自己的寻呼公司,这就是后来大获成功的西那瓦寻呼。这家公司后来又逐渐发展了移动电话业务以及其他先进的信息服务,很快成长为泰国最大的移动运营公司。与此同时,他信开始对商业卫星产生了兴趣。他相信,泰国应该拥有自己的商业卫星,而不是从其他国家的商业卫星上租用空间。1990年,尽管财力还并不雄厚,他信决定斥资200亿泰铢,获取当时泰国国有电信企业TOT公司20年的运营权,其中包括一项卫星计划。这一大胆的决定轰动一时。商界的成功并没有让他信满足,而是增强了他从政的信心。1994年,他信开始了自己的政治生涯,他被任命为外交部长。他信声称自己的目标是清洁泰国政治。而个人的资产积累在他看来只是从政所必需的物质准备。他认为传统的泰国政治模式无法解决泰国的问题,于是1998年,他创立了泰爱泰党,2001年,他信成为泰国总理。   从经济上来看,他信的成绩是令人印象深刻的。自2001年2月上台以后,泰国经济就在他的主持下稳步发展,泰国也一跃成为东南亚地区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他信上台第一年,泰国的GDP就增长了5.2%,出口和国内消费欣欣向荣,泰国股票市场在2003年初已经上涨了67%,城市房地产达到了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后不曾出现过的繁荣程度。政绩
  将泰国带出亚洲金融危机。铁腕禁毒(泰国毒品产量曾居世界第二)。 对泰国南部的穆斯林武装分离运动进行严厉的军事镇压。
非议
  对他信的评语时常暗含的潜台词是批评他管理国家的风格过于独断,这也是许多反对声浪出现的原因。 正是由于成功的经济政策,在执政的5年中,他信获得了他的22名前任都不曾完成的两大成就。首先,他成为了泰国第一个做满四年任期的总理,此外,他也是第一名通过选举连任的总理,在泰国广大的农村地区,他信的支持率高达70%.   然而,在首都曼谷,“他信准则”的奇迹也受到一些非议。有很多媒体说,他信管理国家的风格像一个企业的CEO,他信对此表示赞同,他表示,虽然管理政府要比经营公司难得多,但是,“没有任何事情是你的双手和智慧办不到的,只要你真想去做”。事实上,对他信的评语时常暗含的潜台词是批评他管理国家的风格过于独断,这也是许多反对声浪出现的原因。例如,在泰国南部穆斯林占多数的省份,宗派暴力冲突日益恶化。他信的对手批评说,这正是由于他信政府对穆斯林武装冲突采取严厉军事镇压导致的。反对派还批评他信将亲属安插在关键职位。对泰国经济前景的担忧也在逐渐显露。泰国国有银行激进的信贷政策以及对开放商的税收优惠政策,促使泰国购房者追捧房地产,一些外国投资者在1997年经济危机后获得的地产抵押现在开始售出。一个房地产投资商说:“3年前,我们买下的那些房地产根本无人问津,现在我们卖出的价格你简直不敢相信,这是投机者的市场。”与此同时,经济人士也开始担忧银行大量发放贷款带来的风险。不过这些担忧还没有困扰到普通人,例如28岁的IT咨询师瓦查利。许多泰国人也是如此,他们认为政府提供的优惠条件是繁荣的第二次机会,而他们不愿意错过。
政治危机

  2006年1月下旬,由他信家族控股的西那瓦集团以约合18.8亿美元的价格将该集团49.6%的控股权出售给新加坡国有企业淡马锡。这桩泰国有史以来涉及外资的最大企业并购案,在泰国社会引发广泛争议。可能包括他信本人都没有想到,其家族企业西那瓦公司的出售竟然成为他政治生涯最大危机的导火线,并最终导致他不得不以辞职来寻求全国和解。这场政治风波缘起于2006年1月下旬,由他信家族控股的西那瓦集团以约合18.8亿美元的价格将该集团49.6%的控股权出售给新加坡国有企业淡马锡。西那瓦集团拥有泰国多个行业顶尖公司的股份,包括泰国最大的电信、移动通信业务公司和泰国卫星通信公司。这桩泰国有史以来涉及外资最大的企业并购案,在泰国社会引发广泛争议。尽管他信本人在这件事情中并没有太多可指责的地方,但是这一交易本身让很多泰国人感到沮丧,因为这家最大的电信公司控制权被出售给了外国。许多人指责,他信涉嫌利用政治权力为家族牟利,同时收购过程缺乏应有的透明度。对他信不满已久的反对派乘此机会大做文章,在首都曼谷组织大规模群众游行,要求他信下台。 但他信则执意坚持自己的民主授权,不屈服于抗议活动的压力,他信表示,自己是民选总理,绝不允许泰国的乌合之众执掌泰国政权。他说:“一旦泰国远离民主道路,也就是说,任由一帮乌合之众践踏民主的话,那么谁还会相信自己的国家?我在此提醒大家,一旦国家的民主受到威胁,那么泰国将面临一场新的危机。所以我不能轻易倒下,要为泰国的民主而战。”4月3日,泰爱泰党在人口密度大的北部和东北部获得高达70%的支持率,但在饱受骚乱之苦的泰国南部,反对党鼓动选民投弃权票来抵制大选。   僵持中,他信终于赢来了弃权率创下空前记录的大选胜利。2006年4月3日上午,当泰国选举委员会公布初步选举结果时,泰爱泰党已经在人口密度大的北部和东北部获得约200个席位。该党在这两个地区的支持率高达70%,为他信赢得了整个“大北方”地区的竞选胜利。然而,在饱受骚乱之苦的泰国南部,反对党鼓动选民投弃权票来抵制大选,所谓的“参加投票但投弃权票”运动大行其道。不少选区的选民都响应了反对党抵制大选的呼吁,在选票上选择了弃权一栏。因此,泰爱泰党遭遇惨败,普遍未获得20%的支持率。有的选区将因此而无法选出议员,而新的议会将因此缺乏代表性和权威性。这是泰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高“弃权率”,也是首次出现了泰国历史上多个政党同时抵制大选的情况。面对弃权票众多的尴尬局面,他信呼吁:“虽然我们存在分歧,但是这次选举对这个国家的方向至关重要。”他还呼吁说:“我希望有关各方各党派尊重法律法规和人民的决定,现在是恢复法律和秩序的时刻。”但是政治僵局仍然未解。反对党希望通过抵制大选造成议会中的500个议席中出现大量空缺,从而使新的议会丧失其代表性和权威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大选获胜的他信已经难以挽回败局。 4月4日下午,他信乘坐直升机,前往泰国国王普密蓬位于南部海边的行宫,觐见国王。当晚,他信出现在电视里,几度哽咽,热泪盈眶,他宣布自己将不再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他说:“这个国家发生了许多事情,我想,是维护团结的时候了。如果每一方只想赢,那么输的就是国家。”他向支持他的选民道歉:“抱歉,我将不接受总理职位。我们没时间吵架我希望看到泰国人民团结,忘记发生的事情。”泰国感受到了震动。4月5日下午,他继续告诉泰国公众,他将把联合政府交给副总理奇柴管理。他所做的这些决定都是自2月底解散议会以来,反对派一直要求他做的。 在离开前,他信向支持者说:“我愿意当蜡烛,燃尽自己,照亮人间,流泪并非好事。我虽离去,但仍将继续为民服务,以对得起投泰爱泰党票的1600多万选民。”
被迫辞职


  2005年12月9日,泰国出版大亨林明达公开指控泰国总理他信贪污,指他信为了收取三十五亿泰铢的回扣,迫使军方购买不合泰国国情的旧式俄罗斯战机。林明达并号召国民当晚出席反他信集会,结果有逾四万人响应参加,成为泰国近年来规模最大的示威活动之一。他信第二天承认国内的局势正在升温,但他指控反对他的人只是为了2006年大选而对他作出攻击;为连日倒他信示威埋下伏线。   2006年1月,他信家族向新加坡 淡马锡控股公司以十九亿美元出售Shin Corp(新集团)的Advanced Info Service(AIS)49.6%股份,却没有缴税;触发泰国人民上街示威,要求泰国总理他信下台。之后几个月,泰国街头不断有示威游行,要求泰国总理他信下台。面对反对派连日不断的声音,泰国总理他信决定押下政治前途,宣布解散下议院,提前三年举行选举,但反对派人民民主联盟扬言会杯葛是次大选。2006年3月底,即大选前三日,反对他信的人民前往选举委员会的办公室,投诉泰国总理他信选举犯规,要求选举委员会取消他信的参选资格。4月2日的大选,泰国总理他信宣称,他领导的执政党“泰爱泰党”取得五成七的票数,但是泰国首都曼谷及南部人民,大部分响应反对派的呼吁,投下弃权票,使弃权票占大多数。2006年4月4日晚上,泰国总理他信与泰王见面后,接受泰国国王的建议,宣布辞去泰国总理一职,并且由副总理奇猜担任看守总理,直至新的总理选出为止。反对派对于他信终于下台表示高兴,表示抗争最终取得最后的胜利。2006年9月19日深夜,泰国陆军总司令颂提突然发动政变,率领军队进入曼谷市中心,包围政府总部及总理办公室,宣称推翻当时在美国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的他信。颂堤指他信执政期间贪污不绝,无能领导国家,而政变则得到泰国国王普密蓬支持。他信现已逃亡至英国。

等待重返政治中心

 
      这场政治大戏并未因他信的辞职而落幕。考虑到泰国政治的特点,可以想象,他信并没有离开政治舞台,甚至也不能算是在后台等候。他只是暂时离开了舞台的中心位置,站到了一边,而这不会阻碍他有朝一日重返舞台。在经历了最近两个月来的戏剧性变化后,他信在这个国家政治地图上的位置变得令人深思。泰国政治研究者素奈·法素克说:“显然,这对他信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因为他放弃权力并不会改变他的政党在大选中获得的胜利,也不会改变泰国的权力平衡。此外,通过作出和解的姿态,他也成功地消除了一直以来围绕在他身上的批评。他仍然是一名议员,他像以往一样控制着泰爱泰党。” 他信可能只是暂时被最近的一系列事件拉下了马,不过他是一个善于政治回避的艺术家。没有人会低估他信的政治生存技巧。由许多城市中产阶级和政治活动分子组成的人民民主联盟几乎竭尽全力地与他信斗了1个多月,也只不过迫使他信放弃领导新政府,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善于操纵的他信从此就离开舞台。 对反对派来讲,在2日的大选中,超过1000万张弃权票可以看做是选民对他信及其泰爱泰党的拒绝,但是对他信和他的政治伙伴来说,自愿延迟他的政治职业只不过是一种战略撤退。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信辞职来进行全国和解,对他本人是有利的,如果他坚持继续第三任期,可能无异于政治自杀。而只要小退一步,他就可以获得更从容的政治空间。这种政治技巧不难以解读。他信通过宣布自己将牺牲最终政治胜利来保证国家团结,本来就易于波动的政治局势顿时平静下来,泰国社会出现了和解的信号,并且普遍相信最坏的情况已经过去。许多人开始寻求通过建立由宪法专家和公民代表组成的独立小组进行宪法改革。新政府和新议会也将广泛参与宪法修改。一旦政治改革完成,这一新的过渡政府就将解散议会,再次举行大选。而他信本人从来没有表示过不会再度寻求参选,他也不曾承诺不对新政府施加影响。由于他信在泰爱泰党中无人替代的地位,他必将继续在泰国政治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也不排除在消除人们对他的不满之后“卷土重来”,再次执掌泰国政坛的可能。 他信辞职,反政府抗议者欢呼雀跃,而许多穷人则感到难过。众多他信的支持者仍然聚集在泰爱泰党总部前,他们大多衣衫褴褛,许多人是“摩的”司机。过去,这些人受尽黑社会的压榨,许多人劳累一天挣了一点点钱还要交“保护费”,甚至动辄被黑帮殴打。他信上台后大力扫除黑势力,使泰国的社会环境空前好转,因而也得到了穷人的支持。宣布辞职后,他的个人支持率陡然上升,而要求他信辞职的反对派的支持率则应声下跌。他信使出的“退一步”方案果真取得了“海阔天空”的效果,得到了广大民众的认可。而他信本人一直信奉从警察学校里学的一句话:“宁死也不要像失败者一样苟活。”方方面面来看,他信东山再起可能只是时间问题。泰国2006年9月19日发生军事政变,反独联与“红衫军”支持的时任总理他信·西那瓦遭推翻。“红衫军”自2010年3月14日以来在曼谷发动大规模集会示威,要求阿披实解散国会下议院、提前举行选举。阿披实政府多次拒绝这一要求。反独联和“红衫军”正是不满军方干预政治才组织起来,走上街头。“红衫军”领导人乍都蓬警告说,如果阿披实拒绝解散下议院,僵局还将持续,他们将回到曼谷繁华桥集会主会场、继续领导示威,而阿披实将不得不回到陆军第11步兵团,回到军方保护下。“红衫军”随后发出最后通牒,要求阿披实在10时15分前就和谈作出答复。纳塔武说,给阿披实一小时时间,允许阿披实选择谈判地点和时间。 最后通牒发出后不久,阿披实通过秘书长戈沙发表电视讲话说,阿披实准备与反独联支持者代表谈判并委派他与“红衫军”领导人就谈判议程安排接触。政府方面最终同意由泰国国家电视台NBT直播谈判全程。泰国总理阿披实·维乍集瓦2010年3月28日下午与民间政治团体反独裁民主联盟支持者“红衫军”开始和解谈判,以结束后者历时两周多的集会示威。 大批“红衫军”当天上午在第11步兵团营地外示威,14时10分左右,他们开始撤离。阿披实在谈判中告诉“红衫军”谈判代表,他希望与对方展开更多回合谈判,希望“红衫军”不要一回合谈判后就发出最后通牒。

旅外寻根

 
  他信的父母分别来自中国广东梅州市的丰顺县和梅县,他信曾在访问中国期间接受中国中央电视台采访时说到自己既是客家人也是潮汕人。因为他的父亲祖籍在丰顺县,为丰顺客家人,由于在他信祖辈离开广东时,丰顺仍属潮州管辖,所以他信亦称祖籍潮州。母亲是梅县客家人。他信也有客家认同,因此,按照客家人的确认方式,他信是一位东南亚客家人,而不仅是客家后裔。2005年初,他信携家人访问中国广东省大埔县,展开寻根之旅;2005年7月,他信以泰国首相的身份,正式访问了广东梅州和潮州。

流亡

 
  2006年泰国军事政变之后,他信先流亡英国,然后流亡日本。2007年6月7日,他信召开记者会,宣布接受拓殖大学的邀请,担任该校客座讲师,2007年7月5日开始上课,课程名称是“亚洲的经济与企业模式”。他信在记者会上,肯定泰国临时政府将在2007年12月举行大选;他还说,只要泰国恢复民主,他就打算以平民身分返回泰国。

回国

 
  2008年2月27日,他信通过其私人律师披集宣布说,他将于28日上午返回泰国,为自己面临的数十项指控进行辩白。披集说:“他信先生将乘坐泰国国际航空公司航班从香港起飞,于曼谷时间28日9时40分抵达曼谷素万那普国际机场。” 他信抵达曼谷时,跪向土地,并且向记者及其支持者双手合十,表示对泰国之尊重。寻求政治避难   2008年8月11日,他信夫妇在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之后,并未按泰国法院要求回国参加听证会。同日,他信从英国向泰国国家电视台传真一份签名文件,宣布不接受在泰国国内的相关案件审讯,并将在英国申请政治避难。随后,泰国最高法院发布对他信及其夫人的逮捕令。

再次流亡担任柬埔寨经济顾问

 
  2009年11月4日,柬埔寨政府任命他信为柬国与柬国首相洪森的经济顾问。柬埔寨官方电视台随即发表:由于柬埔寨认为他信受到政治迫害,因此不会将他信逐出柬国国境。次日,泰国政府召回驻柬埔寨大使,以表示抗议。泰国首相艾比希言明:这是‘第一步外交报复’。他指出:柬埔寨干涉了泰国司法制度,因此将重新审视双边的一切合作协议(在柬埔寨政府决定此事的一个月前,两国军队因边境的柏威夏寺(Preah Vihear temple)而有领土争议)。当晚,柬埔寨方面也同样召回了驻泰国大使以为外交报复。柬埔寨副首相兼阁员索安则认为,这项任命是柬埔寨“符合国际惯例的”决定。

法律纠纷

 
  他信夫人宝乍文·西那瓦在2003年从泰国金融机构发展基金(FIDF;Finance Institute Development Fund)一次负债资产拍卖中购入曼谷叻猜拉披色路繁华地段上的一块地皮,涉嫌获得泰国财政部内幕消息与“优先照顾”,而且该交易因当时他信是在职首相而涉嫌违反泰国“反贪污法”中相关条文。然而,监控那块土地拍卖过程的泰国银行坚持说该交易完全是按照法律程序进行的。2007年6月21日,泰国最高检察院正式向泰国大理院提起诉讼。 。2010年2月26日,泰国最高法院判决没收已被冻结的他信及其家族价值760亿泰铢(约合23亿美元)中的463.73亿泰铢(约合14亿美元)。

获黑山公民权

 
  据传泰国前总理他信今年3月至少支付50万欧元,获取了黑山共和国公民权。 据报道,黑山政府2010年8月9日通过网站宣布,已制定明确标准,作为申请黑山公民权的法律保障,而“所有申请者将根据最严格的国际标准来审核。” 据称,只要在黑山共和国投资50万欧元,就可以“买”到该国的公民权身份。黑山政府已证实,泰国前总理他信已获得黑山的公民权。黑山只有区区67万人口,是人口最少的巴尔干半岛国家。2008年的世界金融海啸让黑山经济遭致重创,因此吸引海外投资已成为黑国政府的当务之急。 黑国政府在网站上说:“计划将为黑山吸引知名的海外投资家、个别人士和资金,这有助于提升黑山的世界经济形象。” 黑山正在为加入欧盟做准备,因此以投资换取公民身份的举措意义深远:计划一旦落成,持有黑山护照的公民将享有欧盟成员国人民的多项好处;此外,黑山公民现已无需申请签证,就可进出多个欧盟成员国。   这项计划让德国议员梅耶感到担忧。梅耶说:“在一个国家投资50万欧元换取公民权的举措非常可疑。任何愿意支付这笔款项、在入境国没有犯罪纪录的人,就可免签证进出德国和其它欧盟国家。”梅耶也是德国联合政府成员基督社会联盟的内政和法律政策发言人。 除了黑山,也有其它国家以不同价格“出售”经济公民权。加勒比海岛国多米尼加网站上的资料显示,只要注入7.5万新元的资金,就可成为多米尼加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