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龙 编辑

吴龙,字在田、云友、研友、砚友,他的生卒年代没有明确的记载,大约活动时间是在明末清初之间。他曾与新安画派的郑盿画家合作作画。据笔啸轩书画录记载,吴龙作山水,郑盿同时题诗。吴画,郑题并书年为“壬子春”,以盿生卒年推之,为清康熙十一年,时年六十六岁,龙年或亦与相上下。
本    名
吴龙
字    号
在田、云友、研友、砚友
所处时代
主要作品
《草亭听泉图》

人物简介

编辑
吴龙同时代的乡里松明山人汪洪度,在题吴龙的画中云:“吾乡绘事,国初为盛,松圆老人(孟阳)后,程垢区、査梅壑、祝壮遒工山水,家璧人,汪天际工人物,而在田起与之颉颃,笔墨一出,宇内争相购求”。可见,在当时西溪南村,吴龙绘画的名气非常大。影响也很深远。这段文字出自许承尧《歙事闲谭》一书中。
《丰南志》关于对吴龙的记载较为简略。他真迹传世,后人还可欣赏到他的艺术作品。也能证明他是西溪南村人,是新安画派的后承者。吴龙有一儿子,名叫吴心来,字田生,工山水人物。汪洪度曾藏有他的山水画一幅,上有吴东岩题跋。民国期间,西溪南村人吴吉祜曾在吴绮川家中见他有收藏的佛像画一幅。 

传世作品

编辑
  吴龙的绘画作品流传较少,在民间很难见到。但在安徽省博物馆内有他的藏画。2009年9月安徽省美术出版社出版的《新安画派》画册中就有吴龙的两幅山水作品。  
清 吴龙《草亭听泉图》清 吴龙《草亭听泉图》

  分别是《草亭听泉图》《一坞斜阳图》

  从这两幅山水画中,可以看出吴龙绘画的大致画风,他笔墨娴熟,清逸儒雅。大幅山水画风格与明代吴门画家沈石田相近。而在安徽省博物馆所藏的芷子青绿山水轴却工整苍秀,大有元人笔意。吴龙是地地道道的徽州西溪南村人。他在落款中自称“丰溪吴龙”,“丰溪”指的就是古代西溪南村。  
   吴龙的作品收入《新安画派》画册,说明了他是新安画派中的一员,其绘画作品代表了新安画风,并被广大人们所肯定。吴龙在继承古人画风的同时,还有许多创新之处。我们在欣赏他的作品时,就能看出这些特点。
《草亭听泉图》中,作者将画面进行了整体设计,调动了画面中的所有因素来烘托出“听泉”这一主题。笔墨、构图、内容等都是为着为主题服务的。在明末清初之际,一个画家能用创新意识作画,说明他的眼界高,对艺术的认识深刻。
该画为綾本,设有颜色。画面的中心部位,描绘了草亭内有位高人面对山泉,静心观赏。他心态闲雅,不仅是用眼观景,用耳听泉声,而且是在用心品味着深山间的韵致。为了突出主题,作者使用了藏露手法。将亭子的一大半隐藏在松柏树丛之中。唯独人物显现在黄金分割律的主要位置。树干和树叶连成一片,烘托出亭子一角中听泉的人。泉水从悬崖峭壁中流出,时隐时现,有藏有露。几经周折,汇入山谷的深潭中。作者也着意描绘了泉水的形态,泉水是动态的,在山崖间是纵向曲线,流在山谷底则积成了深潭。泉水的波纹、浪花也就成了横向的曲线。山石因泉水的冲击流动发出哗哗响声,犹如弹琴。山岩山涧因泉水而活,显出生机。山间清泉叮当,激情满怀,为山林而歌。这么美好的景致只有富有诗情画意的人才能体会。人是高于一切的。因此,这幅画表面上是在表现山水,实际上是在歌颂人,是借山水的自然风光来陶冶人的情操。
作者为了创造情境,烘托气氛,还将近景的几株松柏着意描绘。松柏的造型高古,松树根部犹如龙爪,有古树盘根之态。树的中部枝干扭曲,伸展有度。整个树身松鳞满布,吴龙对松干结疤的描绘,树身藤萝的缠绕,都作了精细的刻画,体现出了一定的笔墨趣味。松针造型呈圆状,细密的松针与茅亭顶部的茅草及亭子地面的栏杆在笔法上较为统一协调,柏树带点的叶子浓而密集,连结成了一个显眼的面。与山石、松针的面形成对比,体现出变化关系。近景的山坡与远处的山崖又是一个块面,还有水潭的水面,这些不同的面形成了多层次的对比,具有音乐的节奏美。景物之间虚实分明,层层生发,虚中有虚,虚中有实,实中有实。各物体之间有线有面,线面结合,浓淡相间,关系融洽,质感非常鲜明。
再看作画的笔法也富有变化,近景的岩石用笔粗犷,远景的山峰线条挺俊多姿。高处裸露的山崖面与面的组合呈几何形状。这些方面就能看出有师承渐江画风的特点。更远处的山峰以淡墨写之,墨色淋漓。在作者的笔下,小草、树木、山石、泉水、建筑和人,都组织的很美。作者通过情景导入,把大自然界的山泉比作了琴弦,人们观此画如同深入其境, “松风流水自然调,持得琴来不用弹”,这显然是心旷神怡、赏心悦目的境界。
古人对于书画艺术,要求功夫较为全面。特别是元代以后的画家,强调诗、书、画、印,必须四全。吴龙作为新安画派的代表,他的题画诗也做得很切题。这幅《草亭听松图》的题画诗,是一首七绝:
   榕柏森森一草亭, 闲来趺坐听泉声。   青峰秀拔云根静, 仿佛蓬莱岭上情。
作者通过诗句将画面的情境着意描写了一番,观众欣赏了这幅画,再结合看这首诗,人的情感就仿佛进入了神话中仙人居住的环境。这是一种浪漫的情怀。此画题款署名“丰溪吴龙”,钤有“吴龙”印章和引首章“在一天”各一枚。
《一坞斜阳图》与上图相比,表现的却是深山中夕阳西下的景色。作者创作这幅画使用的是高远法。重峦叠嶂,林木葱茏,山间石壁中偶尔有泉水流出,高山顶上有房屋数间,掩映在杂树林中。夕阳西下,有一人独自行走在山路间,姿态闲雅,步履轻松。近处的树木浓密而淡雅,中景的山石岩体裸露,山体与石块之间重叠有序,轮廓分明。作者在这幅画中全是以水墨法为之,骨法用笔,没有设色。画的右上部顶端有七绝诗一首:
 绿树阴森好鸟鸣,  雨余高涧杂风声。    空山尽日无车马,  一坞斜阳曳杖行。      
该诗描写的是深山中夕阳下幽静闲适的情景,绿树丛中的鸟鸣声、泉声、风声与山中的幽静孤寂相对比,更加体现出了 “鸟鸣山更幽”的情境。尤其是吴龙善于画人物,这幅画描绘了行人独自行走在山间,其风采刻划的非常传神。深山中有了人的活动,这种幽静的境界就得到了高度的提升。作者诗和画的精神合二为一,唐代王维 “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优秀传统,吴龙得到了很好的继承和发扬。从以上方面来看,吴龙对融“诗、书、画、印”于一炉的艺术,理解得很深,综合修养是很全面的。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