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昶 编辑

张昶,宛平(今属河北)人,元季官至户部尚书。元定理学为官学,以君臣大义代替华夷之辩。明初虽任参知政事,但“以元之旧臣,心常怏怏”,尝日:“吾仍思归故土也。”后私通北元,明太祖令都督府查问,昶书八字日:“身在江南,心思塞北。”遂被杀。②明人谓其“能于死生之际明焉,岂非忠于元者乎?”[1] 
本    名
张昶
字    号
字文舒
所处时代
元末明初
主要成就
元末明初政治家
职    业
曾任元朝户部尚书

人物生平

编辑
      尤善章草,书类伯英,时人谓之亚圣。极工八分,又善隶。华岳庙两堂碑文昶造自书之,元帝又刊其二十余字。二书有重名,传于海内。《后汉书·张奂传、水经注、书断》。
张昶画像张昶画像
明朝张昶,顺帝时为户部尚书,忠臣。元末,作为使者,招降朱元璋,反为朱元璋扣留。蒙元灭亡后,出仕明朝,官至中书省参知政事。然而张昶“身在江南,心思塞北”,写信托降人寻访在北元的儿子,被杨宪告发,伏法。

         张昶极工八分,又善隶。《后汉书》《水经注》《书断》《九品书人论》等均有记载,并明确《华山庙祠堂碑》是张昶所书。据《笔势传》记载,书圣王羲之曾“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说明张昶的《华山庙祠堂碑》对王羲之及后世影响很大。

     东汉末年大将张奂之子、书法家张芝之弟。官至黄门侍郎。尤善草书,书类伯英(张芝),时人谓之亚圣。极工八分,又善隶书。《华岳庙两祠堂碑文》为张昶造自书之[1],汉元帝又刊其二十余字。二书有重名,传于海内。列其章草、八分、草书皆入妙品。南朝梁庾肩吾《书品》将其书法列为“上之中”品。唐张怀瓘《书断》将其八分书列入妙品、隶书列入能品,称“文舒尤善章草,家风不坠,奕叶清华。”较伯英“虽筋骨不及,而妍华继之。极工八分,又善隶。”。

传世作品

编辑

       《后汉书》《水经注》《书断》《九品书人论》等均有记载,并明确《华山庙祠堂碑》是张昶所书。据《笔势传》记载,书圣王羲之曾“于从兄洽处见张昶《华岳碑》,始知学卫夫人书,徒费年月耳。遂改本师,仍于众碑学习焉”。说明张昶的《华山庙祠堂碑》对王羲之及后世影响很大。

《华山庙祠堂碑》是张昶所书《华山庙祠堂碑》是张昶所书

       全称《汉西岳华庙碑》。东汉延熹八年(165)立,隶书,郭香察书。22行,行37字。原碑已毁。碑旧在陕西华阴西岳庙中,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毁于地震。或谓碑嘉靖中犹在,一县令修西岳庙石门,碎之为砌石(见明赵崡《石墨镌华》)。此碑为著名汉碑之一。其结体方整匀称,气度典雅,点画俯仰有致,波磔分明多姿,是汉隶中方整平正一路书法的代表作品。明郭宗昌《金石史》称其“结体运意乃是汉隶之壮伟者”。

       清朱彝尊谓;“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品。”(《金石文字跋尾》)翁方纲则说:“朱竹垞于汉隶最推是碑。以余平心论之,则汉隶自以《礼器碑》为最。此碑上通篆,下亦通楷,借以观前后变之所以然,则于书道源流是碑为易见也。使人易见者,非其至者也。”(《两汉金石记》)

       汉碑极少有留书者姓名的。此碑之末,因有“遣书郎书佐新丰郭香察书”一句,历来就书者是谁颇存争议。唐徐浩《古迹记》主书者为蔡邕,“察书”(意即检查校对)者为郭香。但他并未提出充分的证据,说明何以是蔡邕所书。此说一出,影响甚大。如宋洪适《隶释》、清顾炎武《金石文字记》、顾南原《隶辨》以及翁方纲《两汉金石记》等,即均沿徐说。明郭宗昌《金石史》及赵崡《石墨镌华》乃开始对此说提出怀疑,而认为真正的书丹者当是郭香察。《石墨镌华》书前目录中《华山碑》下,题“郭香察书”,《金石史》则直称《华山碑》为《香察碑》。近世学者,基本上已确认郭、赵之说为是,而以启功先生的文章论辩最详(见《启功丛稿》,中华书局1981年版)。

《华山庙祠堂碑》局部,是张昶所书《华山庙祠堂碑》局部,是张昶所书


      原石拓本传世者有四,即“长垣本”、“华阴本”、“四明本”、“玲珑山馆本”。“长垣本”为河北长垣王文荪旧藏,后归商邱宋荦,为宋拓早本,后归日本中村不折氏。“华阴本”系明陕西东云驹藏,后归华阴王宏撰,今藏北京故宫博物院。“四明本”为四明丰道生所藏,又归宁波天一阁范氏,现亦藏故宫博物院。以上三本清末又曾均归端方,后散佚。“玲珑山馆本”为清初马日璐、马日琯兄弟玲珑山馆所藏,后归李文田,现此拓本藏香港中文大学。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