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古典主义绘画 编辑

法国古典主义画派是18世纪欧洲流行的古典主义思潮在美术界的表现,他们对为贵族服务的奢华菲靡的洛可可艺术不满,向古典希腊、罗马的艺术中寻求新题材。
文艺复兴时期法国绘画艺术的发展状况及重要的画家,在文艺复兴之后的法国兴起了一种新的艺术流派——古典主义画派。古典主义画派是17世纪和18世纪前半期流行于欧洲的一种艺术流派,以古希腊、罗马时代的艺术为典范,从中提取绘画题材、绘画技巧,推崇理性主义,追求崇高、永恒、和谐的创作原则。法国的代表人物有普桑、洛兰、拉图尔等。 
中文名
法国古典主义画派
流行时代
18世纪欧洲
主要画家
雅克·路易·大卫
代表作品
马拉之死

简介

编辑

   典型的代表是法国画家雅克·路易·大卫,大卫开创了新的画风,他的画风适应了当时大革命的思潮,画风严谨、庄重,他的画“处死自己儿子的布鲁斯”为法国大革命制造了舆论。大革命后他被选为公安委员会的艺术委员,创作了著名的“马拉之死”。拿破仑称帝后他成为首席宫廷画家,为拿破仑创作了“加冕式”,据说拿破仑加冕时一反常规是从教皇手中接过皇冠自己戴上的,在画中大卫表现了居中的拿破仑为皇后加冕,教皇局促一隅。

   波旁王朝复辟后,大卫逃亡到布鲁塞尔,客死异乡。但他的学生们继承了他的画风,古典主义画派掌握了法兰西学院几十年,直到浪漫主义画派兴起。

艺术风格

编辑
   由弗朗索瓦一世开创的雄伟的文化战略,在16世纪就已使法国的美术步入了整个欧洲艺术的前列,巴黎成为与罗马对峙的另一个艺术中心。但是,总的来看,法国的美术当时还不能独树一帜,它在相当的程度上还在追随正兴盛一时的意大利巴洛克艺术。这种艺术夸大了文艺复兴盛期诸位大师的风格,极力追求华饰、动荡、对比和不规则性。
普桑自画像普桑自画像
   从某种意义上,它迎合了上层社会的虚荣、夸耀、好大喜功的心理。我们从巴洛克艺术大师、建筑家和雕塑家贝尼尼、画家委罗丘的作品中,可以明显看到这种虚张声势的艺术特点。如果我们不是站在今天的立场而是从它与文艺复兴观念的关系这一角度看,巴洛克艺术已背离了文艺复兴的人文主义的理想,而越来越变成对某种艺术效果的追求。然则,它对于当时正日益取得艺术自由的法国艺术家具有强烈的吸引力。

古典主义

编辑
   对于17世纪30年代之前的许多法国艺术家来说,巴洛克艺术太有吸引力了,然而这种艺术毕竟与法兰西民族自己的需要不相吻合,它更多地体现了意大利人的艺术追求和少数法国人的一时喜好。而那些冷静而深谋远虑的艺术家则有着自己的理想,他们厌恶流行的巴洛克艺术的虚伪,而企望着一种真诚的艺术。
《抢劫萨宾妇女》
普桑作品《抢劫萨宾妇女》
  在他们看来,这种艺术既要与古希腊罗马那种高尚的情趣相关,同时又要深深植根于现实生活和法兰西民族的文化之中。他们希望通过一种庄严而宏大的艺术培养人民积极健康的情感,而这正与当时法国的社会发展相适应。国家的统一和经济的发展为17世纪法国文化艺术的繁荣和发展提供了客观条件,而国王则致力于专制王权的强化,因此,他不仅需要一种享乐的艺术,更需要一种显示其王权的艺术。而在艺术界,法国的知识分子形成了这样一种观点:法国艺术的成熟既要保持其传统,又要维护个人内心的自由,在面对现实中使世纪的人文主义传统得到进一步巩固。因此,他们一方面反对上层社会的浅薄的巴洛克艺术,一方面反对那些“照搬自然”的所谓“现实主义”从而形成17世纪法国艺术中一支重要的生力军——古典主义(Classicism)。
  法国的17世纪被称为路易十四时代,这位称霸欧洲的君主不忘建立统一的官方艺坛。为国王及其精英服务的艺术把古代和现代思想、天主教和世俗思想兼收并蓄,并让现实描写带上神话的外表。它崇尚古典精神,表现出严正、高贵、酷爱秩序的特点。其主要画家大多到意大利观摩学习,甚至长期居住,他们以希腊、罗马为典范,受到卡拉奇折衷主义、卡拉瓦乔强烈对比的手法及威尼斯色彩的影响。乌埃(Vouet,1590—1649)在意大利生活13年,归国后任路易十三的首席画师,在巴黎地区的香底怡、圣日耳曼昂莱、枫丹白露作了大量壁画。从现存卢浮宫的《丰盛》、《神庙中的拜见》、《对神庙的献祭》中可以看到他明亮丰富的色彩,宏大的气魄,优美的环形节奏,以及和谐的衣褶造型。
   古典主义画派是17、18世纪欧洲流行的古典主义思潮在美术界的表现,他们对为贵族服务的奢华菲靡的洛可可艺术不满,向古典希腊、罗马的艺术中寻求新题材,推崇理性主义,追求崇高、永恒、和谐的创作原则。

代表人物

编辑
  长期以来,17世纪的法国绘画大师尼古拉.普桑,一直被视是一位“哲学画家”。他的绘画作品总是蕴涵深刻的思想,深深吸引着崇尚心灵智慧的观众。
普桑《圣母升天》(L’assomption de la Vierge,1650年,57x40cm,卢浮宫藏)是普桑最有名的宗教作品之一。普桑《圣母升天》(L’assomption de la Vierge,1650年,57x40cm,卢浮宫藏)是普桑最有名的宗教作品之一。
  普桑也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他强大的精神力量来自其道德坚持,而他自由的想像力又能和他的画艺相得益彰。四个世纪以来,美术史学家都认同这位法国画家具有强大的精神性,但是如何形容他在作品中的灵魂特质,则众说纷纭。这位庄重朴实的古典画家,也是伟大的基督教诗人;是圣奥古斯汀的虔诚读者,又是能够跳脱教条的自由思想家。
  对一般的观众而言,底蕴如此丰厚的普桑不免高深莫测。巴黎刚刚结束的“普桑与神”画展正好为观众揭开普桑艺术的面纱,在呈现作品的同时深入诠释作品,特别是让社会大众认识普桑艺术最动人的面貌,即他的“神圣(宗教)绘画”。
   普桑虽然以画架油画闻名,但是他也为重要的场所的主祭坛画了不少祭坛画,比如从朴实的巴黎St.Germain l'Auxerrois教堂内的圣丹尼礼拜堂,到华丽的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内圣伊拉斯莫斯礼拜堂的祭坛画。画展中展出1620—1641年创作的六幅祭坛画。对于他的近250幅作品而言,数量不多,但它们都是位于最重要或意义非凡的地点,像圣母院、罗马圣彼得大教堂、圣日耳曼昂雷城堡内的皇家礼拜堂,和巴黎的耶稣会士(Noviciale des Jesuites)教堂等等。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