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川双年展:我们需要了解更多 编辑

银川双年展于9月10日至12月18日在银川当代美术馆举行。本次双年展由印度艺术家伯斯·克里什阿姆特瑞策展,主题是“图像,超光速”。这个题目来源于印度的古老智慧,通过这个双年展,让我们有机会更好地认识我们的邻居,也认识我们自己。

银川当代美术馆
银川当代美术馆去年8月开馆的时候就吸引了不少关注,它是近年美术馆兴建热潮之中的一支新军,也是西北地区鲜有的当代美术馆,更是首个定位于中国和伊斯兰艺术的展示与收藏的美术馆。基于历史地理的年轮,银川结合了中原文化、河套文化、丝路文化、西夏文化、伊斯兰文化等多种文化的激荡融合。在中国现代化建设的浪潮中,银川也面临着发展的种种课题。短短一年时间,从银川当代美术馆到银川双年展,这一系列动作,展现了这个城市的文化雄心。

或许也是应和了“一带一路”的战略,本次双年展请到了一位来自印度的策展人,参展的73位艺术家,除了10位中国艺术家,15位欧美艺术家,其余大部分均是来自于中东、南亚和东南亚地区。此次双年展策展人伯斯·克里什阿姆特瑞(Bose Krishnamachari)是印度一位颇具声名的艺术家,也在印度策划过一系列展览,其中包括柯钦双年展。银川当代美术馆艺术总监谢素贞在发布会上表示,伯斯在柯钦双年展上向公众普及当代艺术的感染力触动了她,她也当即邀请伯斯来到银川策划双年展。

 

印度艺术家苏达山·薛提作品《房间置空》(2016)

“图像,超光速”是本次银川双年展的主题。在此,“超光速”并非来源于西方式的对于人类进化发展的乐观情绪,而是源于印度的古老智慧。

“我们被禁锢在不平等泛滥与所谓财富平等分配的辩驳中争执。我们将不得不在这个被人类占领且无法预知的复杂世界与我们身后遭到破坏的世界之间做出选择。”伯斯在序言中写道,“人类潜在的感知犹如一束光点亮了事物存在图像。”

面对资本主义给人类带来的种种困境,伯斯转而到自身文化传统中去寻求解答,他援引印度古代哲学典籍奥义书中的文字:“请引领我们从黑暗走向光明。”

伯斯表示:“我们要用无止境的想象力来努力化解那些将全球拖入深渊的烦恼。因此本届银川双年展将会设定不同的主题,包括精神意识和社会意识,批判性的检验政治策略、全球参与和对集体责任的认知,与此同时通过运用技法来对传统与当代二元世界进行面对面的评价。如果这样的对话能够深入人心,便能激发人们更多无穷的想象。"

“起点即是终点,终点亦是起点,六道轮回,反反复复,而微妙与粗野的区别在于你是否无知。”伯斯本人也是一位感性的艺术家,他以泰戈尔的诗句点题,又以如诗一般的语言为整个展览分段,“长恨之歌”、“心碎之舞”、“降云入眼帘”、“高举红灯笼”……或许这也是策展人对于现实世界所作出的内心剖白和从容抵抗。

西班牙艺术家圣地亚哥·西耶拉作品《被破坏的文字》(2012/2016)

本次银川双年展,从当代艺术作品的实验性、先锋性上来看,也许并不算是特别顶尖的。毕竟,它是银川首次的双年展尝试。

在印度策展人的组织下,展览现场南亚等区域的背景和元素非常充裕,这一方面为观众的理解造成了文化的阻隔,另一方面,在全球化的今天,世界很多地方都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在展览中,观众也可以将心比心,去试着理解彼此的处境。

全球的当代艺术界人士习惯于用英语彼此沟通,但是实际上,对于西方体制为中心的当代艺术了然于心的我们,面对着来自古老邻居印度的智慧,才会发现,我们距离如此相近,但是我们对于彼此的理解依然远远不够。或许这也是银川双年展的意义所在。

部分参展作品: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