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翚《长江万里图》 编辑

王翚《长江万里图》

原标题:翁万戈捐赠王翚《长江万里图》

2011年第6期《东方收藏》刊发了《长江之图疑有神 翁子得之忘其贫——翁同龢与〈长江万里图〉》一文,讲述了翁同龢收藏《长江万里图》的故事。文章的源起是2008年12月10日北京中华世纪坛世界艺术馆举办的“翁同龢六代家藏书画精品首度归国展”。清初大画家王翚的《长江万里图》长卷,出场就引人注目。作者张树基说,“它是中国画界梦寐想见而难得一见的传世瑰宝!”今年7月28日,《长江万里图》再次出现在人们视野,虽然这次消息来自海外,却牵动了大洋两岸。

  

万戈捐赠王翚《长江万里图》 

2018年7月28日,知名收藏家、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百岁诞辰,美国波士顿美术馆为此专门举办“翁万戈先生百岁诞辰庆典”。据参加寿庆的相关人士透露,翁先生当天宣布,向波士顿美术馆捐赠跟随自己近一个世纪的翁同龢旧藏——长达16米的清代王翚的《长江万里图卷》。波士顿美术馆于7月已经开始展出王翚《长江万里图》,以表示对翁先生的百岁生日祝福,也让这张翁氏重要的收藏再次展现在大众面前。

王翚《长江万里图》(部分)

翁同龢购藏《长江万里图》的经历,张树基一文有过介绍,翁同龢日记中也有记载。光绪元年三月二十六日(1875年5月1日),翁同龢在厂肆见到了这幅《长江万里图》,赞其为天下奇观,问售价被索千金,购买之事只得暂时作罢。虽如此,商人却认为翁同龢是个值得抓住的买家,遂将画作送到翁同龢府上求售。翁同龢得以暂留画在府,细细考究并手录王翚自跋。考究观赏数日之后,翁同龢越发不舍,但千金难以承受,于是与卖家议价,出三百金,卖家依旧不卖,最后以四百金购得。四月二十三日(5月27日),翁同龢在日记中写道:“重见长江图……目前一乐也。”他把预备买房子的钱换了王翚的《长江万里图》。王翚在画作卷后作自跋,此图作于“康熙岁次乙卯九月上浣”,此时是他画完康熙南巡图之际,得到皇帝的褒奖,心欢意满,“戊寅秋日,长安南迁,蓬窗多暇”“凡七月而成,颇觉指腕间风规犹在”。此图显然是王翚的得意之作。翁同龢在此卷木匣盖上题了一首诗:“长江之图疑有神,翁子得之忘其贫。典屋买画今几人,约不出门客莫嗔。” 

王翚自跋

《长江万里图》被翁同龢视若生命。他在卷尾跋曰:“余藏此画三十年,未敢亵以一字,遇通人逸士辄引同看,黄金横带者虽固请未以示也。今年四月,蒙恩放还,俶装之顷,有贵游欲以重金相易。余曰他物皆可,唯此画与麓台巨幅此生未忍弃也。比归里门,人事纷纭,资用空乏,暑郁蝨雷几不可耐,每北窗明处时一展卷,清风拂人,尘虑都净,世间神明固应尔耶。抑劳逸顿殊,身边两不相收,理然也。赵子固云:性命可轻,至宝是保,余尝自知为愚,若余者其愚耶?否耶?既自笑因书于后。光绪戊戌六月晦快雨初晴,病起手战,松禅居士同龢记。” 

 

王翚《长江万里图》(部分)

翁同龢五世孙翁万戈是《长江万里图》几十年以来的守护者,1948年秋天,为避战火,翁万戈和他的家人把家传收藏打包,远渡重洋。上海书画出版社社长王立翔说,“当这批宝藏历经坎坷、远渡重洋到达纽约时,翁先生决心以毕生所能守护家藏,背负起一个收藏世家的传承使命。退休前他选中波士顿北部新罕布什尔州的半山丛林,架椽筑屋,以贮珍宝。此后的三十余年,翁先生即隐居于莱溪居,一直潜心研究着翁氏文献和中国书画。”而最终,翁万戈将这幅翁同龢的珍藏捐赠出来了。

王翚《长江万里图》(部分)

捐赠消息出来后,网络上的态度更多是希望这幅作品回归中国,并为作品留在了美国的博物馆表示惋惜。翁万戈的想法我们自然是无法揣摩的,不管如何,我们都应该相信翁万戈在百岁寿辰的抉择,他对藏品的态度是值得我们尊重和敬佩的,而且翁万戈也多次捐赠文物给国内博物馆。2000年,翁万戈将其家族收藏的80种542册宋元明清珍稀古籍善本书,通过拍卖方式以450万美元的价格转让给上海图书馆。此次转让使世界聚焦,文物鉴定专家傅熹年认为,翁氏藏书是“二百余年学人想望不知其存否的善本。即以其中的宋刊本而言,其珍稀程度和版本、文物价值超过美国各图书馆现藏中国宋刊古籍之总和”,这批善本书的重大意义已无需再做评议。2010年,翁万戈曾向北京大学捐赠明代吴彬绘《勺园祓禊图》,此图是明代著名画家吴彬应其好友、勺园主人米万钟所邀所绘制的图卷。该图卷由翁同龢在清光绪年间购得。

文物的归宿是传承,虽然这件作品目前无法回归国内,但如果得到妥善的保存和文化意义上的尊重,能够为后世所了解所学习,也算是实现了其作为文物的意义吧。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拍卖 国画 清代